词不达意

[曦澄]星辰大海

空绝鸟:

.现pa


.星期恋人梗


 


 


 


 


“所以你说这他妈是什么事儿!”江澄和魏无羡人还没进学生会的办公室,声音就就已经先一步哼哧哼哧地传进了办公室里的人耳朵里。


 


“哎呀不就是个假装情侣。”魏无羡笑嘻嘻地回答说,“和蓝大哥哦,多少女生做梦都盼不来的。”


 


江澄哼了一声,一把推开学生会的门,正要说什么,却看见蓝曦臣坐在沙发上,他对面是活动主办的几个女生。


 


他话到嘴边,又给咽了下去,愤愤地回头看了一眼魏无羡,魏无羡一吐舌头,从江澄和门框的缝子钻进去,跟蓝曦臣抬手打了个招呼之后又跟女生嬉皮笑脸起来。


 


“魏同学,忘机一会儿过来。”蓝曦臣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口茶,微笑着说。


 


“哦哦好的好的。”魏无羡嘴上应付,身体却十分诚实地自己挪到另一张沙发上坐着。


 


江澄双手抱臂冷笑一声,身后突然一个冷冽的男声传来:“让让,劳驾。”


 


江澄立马收了表情,头也没回地进了办公室,在蓝曦臣坐的沙发和魏无羡坐的沙发之间权衡了几秒,把持着绝不恶心自己死也不吃狗粮的心态,一屁股坐到了蓝曦臣身边。


 


蓝曦臣侧过头对他笑了笑,江澄僵硬地回过一个早。


 


魏无羡拍拍身边的位置,等蓝忘机坐下后一边偷偷瞄江澄,一边小声地问中午饭我们吃啥。


 


女生清了清嗓子,开始跟江澄和蓝曦臣介绍起这次的活动,江澄越听眉头扭得越紧,蓝曦臣倒仍是一副微笑不动天地的模样。


 


“你的意思是,我和蓝曦臣得装一个星期的情侣?!”江澄翻看了几眼计划书,


“不是说好的男女配对吗?”


 


“男生刚好多了两个啦……”另一个女生扶了扶眼镜,表情略微尴尬。


 


“好好好!!皆大欢喜!”魏无羡突然跳起来,“我的外卖也到了!你们就将就一下吧!”


 


“魏婴!!”


 


“就当是支持学生会的工作!”


 


“魏无羡!”


 


“反正都是颜一,男女没差啦!!”


 


江澄还没来得及吼上第三声,魏无羡就拉起蓝忘机夺门而逃,留下正打算拍案而起的江澄,正打算拉住江澄胳膊的蓝曦臣,和一帮不明情况的女生。


 


“蓝曦臣,你听我……”江澄叹口气,正打算好好劝劝蓝曦臣,却发现蓝曦臣伸出一只手,正面对着他,微笑着说:


 


“请多指教,江澄同学。”


 


 


 


 


那一刻仿佛迎面海风,面对灿烂不可直视的,星辰大海。


 


 


 


 


第二天,江澄因为晚上辗转反侧夜不成眠,于是第二天光荣地起晚了。


 


他夹起书和笔记本赶早课,一进学校,发现满校园都是面色尴尬却手牵手的“情侣”们。江澄打了个寒颤,加快脚步,踩着时间点走进教室,找了个边上的位置坐下,还没把气喘匀,旁边的人就递给他一盒蛋糕和牛奶。


 


江澄抬起头,发现蓝曦臣坐在他的身边,微笑着看着他。


 


“谢谢。”江澄僵硬地说,“但是我早上一般吃中式。”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蓝曦臣又从背包里掏了个小塑料袋,里面装了油条和包子,“味道不大的,吃吧。”


 


“……谢谢。”江澄硬着头皮接了过来,抬起脸送去一个笑容。


 


蓝曦臣没说什么,回过头去把自己的书拿出来,看老师走了进来,准备上课。江澄三下五除二地塞完早餐,不错不错,蓝曦臣还给他带的是辣白菜包子,味儿不大劲又足。


 


吃完之后江澄不着痕迹地收拾了垃圾,一看桌面,发现蓝曦臣推了张纸条过来:待会一起去图书室吧。


 


江澄清了清嗓子,正要婉言拒绝,突然想起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只得在纸条上写下好字。


 


 


 


我们之间岁月如流水,缓缓慢慢,倒映着银河,天地都是星辰大海。


 


 


 


蓝曦臣并不住在学校宿舍,似乎是在外面租了房子,自己过自己的。蓝忘机倒是在外面住了一阵子,因为魏无羡的关系又搬回了学校住。


 


魏无羡自诩一声光明磊落玉树临风仿佛天外飞仙,江澄呸呸呸三声利落打算说你就交代你和蓝忘机的关系吧。


 


魏无羡没说话,一向不瞒着江澄的他悄悄地闭了嘴,好一会才说我过段时间跟你说。


 


好吧好吧那就过一段时间。一晃一年过去了,魏无羡天天被蓝忘机拎着满学校满世界的晃,晃得江澄心里烦躁有隐隐知晓什么,动而不发。


 


别人有自己合适的,但不一定是合适自己的。


 


江澄和蓝曦臣走在一起的时候一直没开口,蓝曦臣却一直轻声细语地讲着些什么,间或问一问江澄,得到些敷衍的回答,也并不生气,根本不在意似得换个话题。


 


两个人一直走到学校中心的小喷泉旁边,蓝曦臣突然停下了脚步,江澄走出去两步后才大梦初醒般地回过头,表情多多少少有些不解。


 


“突然提出来有点唐突。”蓝曦臣像前一天一样伸出手,“我能牵你的手吗?”


 


那时候是上午阳光最为灿烂温度却最为柔和的时候,洒下不可计数的金色粉末,将蓝曦臣塑造成,发光的,金色塑像。


 


江澄保持着回头的姿势,嘴巴张张合合却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呃,不,我的意思……呃……”


 


蓝曦臣没收回手,也没说话,安安静静的。


 


周围人挺多,他们的脸又自带光环自带引怪技能,周围的人不知是江澄的错觉还是事实,多了些热了些笑了些,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江澄一咬牙,心想还得在学校待几年,伸手过去啪得握住蓝曦臣的手,拉着蓝曦臣快步就往学校外走。


 


一路上别人的眼神像是火焰和薪火,烧出一片红色的霞。统统地,都映在了江澄年轻俊美的脸上。


 


 


 


那天中午一起吃过饭他们俩就分开了,江澄出了饭店左转回学校,蓝曦臣出了饭店右转去市立图书馆。


 


江澄还记得自己利落转身过后伸手传来的,模糊不清的再见和一路小心。


 


蓝曦臣这个人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情侣,都太用心太专注太一本正经。他坐在江澄对面,帮他拆开一次性筷子并且用卫生纸细心地擦掉上面的木刺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些东西鲜活了起来。


 


像是影子重合一般,蓝曦臣细心的动作和蓝忘机重合起来,只是对象不同气质不同。


 


至少蓝忘机从来都不会抬头对他微笑。


 


 


 


江澄是个夜猫子,有时候看剧有时候写论文有时候开黑打屁股。这天十点刚过,江澄抱着发烫的笔电打了个响亮的呵欠,对面的魏无羡说你白天干了啥啊精力不济啊,并在某个字上给予重音。


 


江澄说了个滚字,重新集中注意力到屏幕上正在打打杀杀你情我爱的剧情上,他看着看着意识又有点放空,不管怎么样心里都不踏实,他暗暗骂了一声,把进度条往前挪了挪。


 


这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短促又尖锐的一声,江澄被吓了一下,手忙脚乱地在被子里翻手机,最后把手机摸出来,屏幕上闪烁着一条写着早点休息晚安、署名来自蓝曦臣的短信。


 


江澄手一抖,利落地关了手机屏幕。


 


房间里只开着魏无羡光线昏黄快要没电的小台灯,黑下去的屏幕倒映着江澄一脸茫然的表情,有点傻。


 


黑暗里面有颗心脏悄悄加速,又悄悄地平静下去。


 


他快速解锁回了短信,又啪得合上笔电东西收得慌里慌张,等到魏无羡洗完澡出来,江澄已经躺下去睡了,魏无羡的灯也一闪一闪明明灭灭,总还是坠进黑暗。


只是有人一直睁着眼睛,不发一声。


 


 


 


七天,是上帝创造世界万物所用的时间;七天,看能不能让星辰落入大海,看有没有真心的人,能创造爱情。


 


 


 


蓝曦臣有时候早上晨练会路过学校,原来经过校门就会右转买早餐然后回家,这天他会买了早餐直接进学校。


 


他原本以为江澄起得晚,毕竟他大晚上还在回复他的短信,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刚敲了两下门,就听见屋子里兵荒马乱一阵响,然后江澄乱着刘海给他开了门。


 


“你怎么来了。”江澄有点蒙,反应了一会才侧开身子把人让进去。


 


蓝曦臣把早餐放到江澄桌子上,对面床上的魏无羡探了个头出来:“好香啊。”


 


“给你送早餐过来。”蓝曦臣说,语音带着笑,“怕你熬夜睡晚了早上没得吃。”


 


“哦。”江澄点了点头,想是想起什么一样又问道,“你今天不去上课?”


 


问完之后又觉得不妥,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蓝曦臣笑意更深,“不过我今天有事要出去实践,所以课已经请了假了。”


 


江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对面床的魏无羡被香醒了之后也没再睡回笼觉,只是自顾自地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江澄一记眼刀,魏无羡回一个鬼脸。


 


“要是有事的话可以给我短信,我看到就会回复的。”蓝曦臣看了看表,“今天虽然在外面,但是应该不会太忙。”


 


江澄靠在桌子上和翻身下床的魏无羡抢装着早餐的塑料口袋,颇为疑惑地嗯了一声:“……我不会有什么事的吧?”


 


蓝曦臣看了江澄一会,直到江澄被看到炸毛前一秒才垂下目光:“但是我们现在,是恋人吧?我们之间,不应该发发短信什么的吗?”


 


一边的魏无羡抢了一个包子吹着热气边塞边笑,江澄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怒斥魏无羡不刷牙吃东西的恶习。魏无羡一把揽过江澄的肩膀对蓝曦臣说:“这家伙就没认真回过别人短信的好吗哈哈哈!”


 


“你别烦。”江澄一把抢过早餐袋子攥在手里,一边推开魏无羡的手,抬了抬视线对上蓝曦臣的眼睛,“我知道了。”


 


“那我走了。”蓝曦臣轻轻微笑,说。


 


 


 


晨光落进琥珀色的湖泊里,星辰摇摇欲坠。


 


 


 


“今天有点热。”


——是的啊,晚上帮你带个西瓜?


“不用了,学校旁边有卖。”


——我帮你带冰过的。


 


 


——今天师姐救了只流浪狗。[图片]


“?!”


——我养我家了,听魏无羡说你养过,能教我吗?


“好。”


 


 


 


时间周而复始,裹了层蜜色的光彩。


 


喜欢萌发在奇怪的时候奇怪的地点喜欢的时候,而根本不会在意合适不合适。合适与契合,都是前人定下的条条框框律律,一条一条,像是细长的绳索,牵牵绕绕,缠上了皮肤苍白、血管浅青的脖颈。


 


说实话,江澄并不了解蓝曦臣,从第一天的开始,到第七天的结束,他所能触及的,只是蓝曦臣俊秀的外表颀长的身段,只是蓝曦臣对谁都春风和煦笑容得体。那似乎并不应该是个真实的人,太完美而产生的距离感像是无形的阻隔,像是氧气和真空间没有形态的气层,悄悄地,把他推开,美丽的景色又牢牢地,吸引着他。


 


好奇心是宙斯给人类的礼物,希望是魔盒最底层的宝物。


 


他希望能知道这个人,最真的样子。


 


 


 


江澄不是个记日子的人,所以在图书室手机震动起来时,他的脸上除了点猝不及防,还有点理所应当。


 


——今天的话,活动就结束了,需要我过来陪你吗?


 


江澄看到这句话时一愣,好字按到一半,像是嘲笑自己一样勾起了半边嘴角,按下了清空。


 


“不用了,忙你的。”


 


这本来就是个乌龙,开始之前就应该结束。江澄一直觉得自己会在大学时找个乖巧漂亮的女朋友,可是事实却似乎是为了愚弄他,轻轻巧巧地摆了他一道。


 


错不在他,这件事并没有错。


 


江澄想起前一天魏无羡吞吞吐吐的话,想起他应该挥出去却没有挥出去的拳头,想起应该说也说了的安慰的话。


 


他想他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有什么东西如同重力一样稳固永恒,世间万物兜兜转转就是轮回,你来我往归去来兮,他或许命中注定,有这一遭,有这一遇,有此一幸。


 


 


 


重力牵引因果,拉下了满天星辰。


 


 


 


江澄急急忙忙找到蓝曦臣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那时候漫天的橙灰色逐渐沉淀出一种浅淡的紫,像是温柔的纱幔。


 


“你怎么过来了。”蓝曦臣刚出自习室,手里拿了些书,看见江澄跑得急急忙忙,伸手想扶他,江澄却摆摆手。


 


他们站在楼晒光的一面,楼外面是一整块草坪,虫多人少。


 


“我想说点事儿。”江澄哽了哽,话在嘴边却不知从何说起,委婉点怕蓝曦臣装听不懂糊弄过去,直接点怕吓着他,“这几天的活动,多谢你照顾了。”


 


“你太客气了。”蓝曦臣微微摇了摇头,“这几天你也帮我找了很多资料做了些课件,我也该好好谢谢你的。”


 


“不,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江澄像是怕蓝曦臣走了一样跨一步过去拽住蓝曦臣的手臂,“我是说,这七天我过的很开心,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这样过下去。”


 


蓝曦臣没答话,像是吓着一样愣在原地,江澄像是被烫到一样收回手,正打算找个说辞岔开话题,就看见蓝曦臣笑了起来。


 


好看的人怎么都对。江澄突然想起这句话来。


 


蓝曦臣笑容中不裹带一丝的错愕或是不屑,只是带满了愉悦与惊喜,他向前一步,进一步拉近和江澄之间的距离,几乎是胸膛贴着胸膛,鼻尖对着鼻尖地呼吸着,微笑着。


 


蓝曦臣手一松,书啊纸啊的都掉到地上,江澄下意识想去捡,蓝曦臣却伸出手臂抱住江澄,另外一只手扣住江澄的后脑勺,还没等他反应或是回应,轻轻地吻了上去。


 


只是一个简单的轻吻,没有深入也没有交换,却照样烧红了江澄的耳廓。


 


蓝曦臣松开江澄,退了点距离,江澄垂了会儿视线,复而又抬起来,颇有些悍不畏死的味道,蓝曦臣有点想笑,又马上忍住。


 


两个人之间陷入一种沉默,带了些甜味。


 


“天黑了。”江澄突然说。


 


“嗯。”蓝曦臣轻声回答,“你知道吗,百分之八十的星星都会落进大海。”


 


“你想说什么,你是我的大海?”江澄挑了眉。


 


“不,你是我的星星。”


 


 


 


 


 


星辰落进大海,拖着老长的尾巴。最后得到的,是整整两片,光华灿烂满目绚丽的偌大星空。


 

评论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