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不达意

东※海※里:

对于江澄,得之我幸

能和大家一起为他庆祝生日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儿~

这个非常粗糙的条包含了我简陋的祝福毕竟我不画条漫好多年了(?),希望曦澄在我笔下能永远快乐下去,毕竟那可是世界上最好的蓝曦臣

所有的矫情话都写在条漫里了,这里就祝阿澄生辰快乐吧~

[魔道|曦澄曦]臣吟

清歌晚吟:

这段关系里没有谁是谁的救赎。


说这段似乎并不妥帖,我们都知道,他们定然会长长久久,直至百年。


百年漫漫时光,不是一句救赎,或者单纯的陪伴,便撑得过的。至少对他而言不是。


他的心没那么大,盛下云梦,江家,金凌,还有个角落藏着魏婴,余下的地方只够再放进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来拯救他的——最暗无天日的时候都过去了,如今的他还需要谁来拯救?倒不如说他痛恨拯救,如同施舍,最恨的是,他还不起。


陪伴是很好的,长情的告白,但旁人也可以,他并不缺。金凌早就发过誓这辈子会好好孝敬他,虽然他当时的回答是管好你自己就给我省心了。至于江家其他人,他自认这个家主当得还不算失败。


所以拯救不需要,陪伴不足够,要的,是爱。而且是很多很多,很深很深的爱。对方爱他,他爱对方,铭心刻骨,至死不渝。


他生命里从未有过这样一个人,他会渴望,但不强求。高傲如他从来宁缺毋滥。那些被外人或善意或恶意取笑的择偶标准,其实质不过因为,阿姐是他心中最最好的女人。


他看上的人,必是最好的。谁也不能说个不字。


但他从未想过,这个人会是蓝曦臣。


蓝曦臣自然担得起最好二字,甚至好过了头——曾经一度在他心里,泽芜君要么是个装腔作势的伪君子,要么是个不食烟火的大圣人。无论哪种,他都敬而远之。


然而观音庙那一晚,改变了蓝曦臣对他的认知,也改变了他对蓝曦臣的认知。他们缘分的缔结,或许正是从那一晚开始。


后来回忆也是好笑,人家的相恋或有一场奇妙的邂逅,或有一段美丽的因果,而他与他,却是在目睹过彼此的失意与不堪后,才真正开始认识对方。


早么?并不早了,后来他们每每念起,只恨没有早一些,再早一些,平白错过那许多青葱岁月。


晚么?却也不晚,从今往后,来日方长。错过了多少,加倍地补回来便好。


有人说,他们有各自生命中更难忘的存在,轮不到对方。殊不知,他们并非会桎梏于过去之人。或长或短,伤疤总会结痂剥落,重获新生。


有人说,他们交集甚少,交情尚浅,何谈感情。殊不知,有个词叫做机缘巧合。缘分未到则已,一旦到了,千里一线牵,结下了,便再解不得。


有人说,他们相识那么多年,若要在一起早该在一起。殊不知,这世上一见倾心可遇不可求。更多亦难得的,是日久生情,水滴石穿,萌芽而后开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大抵便是如此了。


夜猎时的出手襄助,并肩作战;清谈会上的你来我往,侃侃而谈;世家盛宴上酒酣耳热,溜出门吹风时望见廊下身影,互相颔首心照不宣;市井巡视时抬头低头间,街上与窗边,一场轻装打扮的不期而遇。路旁阿婶们两眼放光,围上来问两位公子是否娶亲,有无心仪姑娘,自家小女待字闺中云云,面对邪祟亦不曾惧的二人硬着头皮节节败退,只得笨拙推脱逃之夭夭。最后在无人的巷尾停下,心有余悸,相顾无言,一个扶额一个苦笑。


于是聊起单身境遇和相亲经历,性格原因过程迥异,结果却是殊途同归——不是不知如何拒绝,便是不知为何被拒绝。他一时诧异,竟还有拒绝泽芜君的人,该多么没眼光;而蓝曦臣笑着说,看上江宗主的人,才是真正有眼光。


两人说完并且听完,忽然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看,有时候心动,也无非就是这样的一瞬间。


而许多个这样的瞬间积累起来,便是开花结果,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之时了。这水从姑苏山与云梦湖倾泻而出,奔流千里,终汇聚一处,从此不分彼此,并驾齐驱,路过两岸莽莽沃野,向着澄江与涣海,晚色与朝曦。


弱水三千,但求饮此一瓢。风景独好,唯愿与你共赏。


从此他们走过许多路,赏过许多景,中秋月,元宵灯,重阳山菊,除夕烟火,吃过端午粽,喝过腊八粥,陪对方祭奠清明,邀对方共度七夕……所有的暖春与凉秋,酷暑与严冬,所有的晴日与阴云,微风与暴雨,所有的甘甜与苦涩,欢笑与沉默,所有好的和不好的,对的和不对的,真的和更真的,爱的和最爱的。他的和他的,全部的全部。


也曾互相舔舐伤口,但更多的,是亲吻抚摸拥抱牵手。


也曾有过争执分离,但回过头,只会愈加无法割舍。


他说,蓝涣,你为什么这么好,你可不可以不好一点?


蓝曦臣说,晚吟,你有任何的不好,我也觉得很好很好。


他说,你没必要总是笑着,难过可以哭的,我允许了。


蓝曦臣说,你没必要那么逞强,累了就来靠着,肩膀借你。


他说,叔父若是逐你出门了,投奔莲花坞吧,我收留你。


蓝曦臣说,叔父答应正式见你了,什么时候来云深不知处?


他说,江某娶你。


蓝曦臣说,嫁给我吧。


他说,那就只好打一架了!


蓝曦臣说,好呀,打完我们回家。


他半生的岁月里只有一个家,得而复失又失而复得的云梦江氏,涅槃于烈火与残垣之上的莲花坞。他既重建了它,便会守它一生,护它一世,为它倾尽全部,献上自己所有。十六岁的少年扛起那印着九瓣莲家纹的旗帜之时,便已在心中默默立下誓言。


只是后半生里,江家依然是他的最重,但他的心要分出一部分去,留给同样最重要的人了。


蓝曦臣说,蓝家有叔父,有忘机,我这个家主可以时常偷个懒,多来陪陪你。


他说,江家只有我,我做不到像你一样,江家和你,我不能把你排在江家之前。


蓝曦臣说,我明白。


他说,对不起。


蓝曦臣说,为什么要道歉?我爱的,正是这样的你呀。


你就是你,你在这里,和我一起,这就是最好最好的事情了。


值或不值,配或不配,外界一千一万张嘴议论又如何,他们自己说了算,他们知道就好,我们知道就好。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那一定是——天作之合。


良缘由夙缔,佳偶自天成。一个是轰轰烈烈,一个是细水长流。两个人站在一起,正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Fin.

摘纪录:

如今想起来,我真是空费了自己那一点仅有的才能,徒然在口头上卖弄着什么“人生一事不为则太长,欲为一事则太短”的警句,可事实是,唯恐暴露才华不足的卑怯的畏惧,和厌恶钻营刻苦的惰怠,就是我的全部了。
——中岛敦《山月记》


感谢推荐

不二不舞:

【 曦澄三十六计 】惊魂记

感谢活动的各位大佬不嫌弃,又让我草稿流乱入蒙混其中,接下來就換我一路吃糖到2018…幸福安祥躺平,美好啊!! 

本篇献给 @basis  迟来的生日贺图...
燕子送你蓝大抱枕和阿澄抱枕,使用说明如图,敬请享用XD (逃

在此祝福大家 Merry Christmas!^^ 


----- 补充 ------


1.大家关心的OO

长出来的被阿澄扯掉丢向耶诞老君的只是抱枕的机关(?) 非蓝大的OO,不过因为没听完使用说明,所以阿澄怕真的是蓝大的,因此"亲手"确认XD

2. 阿澄和蓝大都为宗主,所以相见时间较少,因此两人心底最原始的愿望其实都是能见到彼此,所以.....这也许是耶诞老君套路阿澄造成这个结果唷XD

玨裔:

高清來了!
Man爆了、堯堯尖叫

最後一張自拍是單獨傳給堯大的。


感謝微博主Double_leee、還有各位LOFTER最近發糧的各位、我只能以🚗相報。

AlphaStyLe 索尼阿尔法:

33年不变的约定


    三十多年前,当这些红嘴鸥首次出现在这里, 人们奔走相告欢迎这群来自远方的客人,那时大家相信纯洁的白色小鸟是会带来幸运的。   之后的每年冬天他们都会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来大理和昆明的湖边过冬,成为了一个30年不变的约定,也是这里的人们每年最好的新年礼物。

【魔祖|曦澄】香炉play曦澄篇(8)(完结篇)

太喜欢了😭

繁花为君开:

#曦澄#


*本章正文完


*本章双杰戏份较多


*今天还是没肉


*毕竟最终回了嘛要正经点(喂


*会有两辆番外(这个量词,你们懂的)


*我还是好爱师妹QAQ 双杰和双璧,没有人有错,可我还是好心疼师妹……可能是我面对喜欢的人比较不讲理吧……就是,怎么心疼师妹,都还嫌不够,感觉他受的苦太多。


 


蓝忘机和魏无羡对视一眼,显然都有些意外,但也都没多说什么,蓝忘机点了点头,看着魏无羡跟蓝曦臣走远。


二人并没有走出蓝忘机的视野范围,他还是可以看到,只不过听不到两人说的话。开始魏无羡还是往日面上常带笑的平静的神色,但是没多久,他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蓝曦臣又说了几句什么,魏无羡居然一言不发,直接跑掉了。


蓝忘机愣了下,忙掠了过去:“兄长!”


“……忘机。”蓝曦臣回头看了眼蓝忘机,心下微叹,“你要问什么……如果无羡愿意告诉你,还是让他说吧。这件事我不会再告诉第二个人了。”


蓝忘机心下越发疑惑,微微皱了皱眉,对兄长一礼,运起轻功就朝魏无羡跑去的方向追过去了。


 


魏无羡一路疾行,他从来就没在意过蓝家家训,何况现在。


他是真的不知道。


莫玄羽的这副身体功力甚微,也尚未结丹,禁不起他这样狂奔,只不过蓝家后园到前厅这短短的路,他就有些微喘了。魏无羡手按了按心跳有些紊乱的胸口,心里苦笑。


在年华最盛的时候,失去金丹,再不能修炼——他怎么会没有怨过。可他不悔,他以为他保全了江家未来宗主的能力,算他还江家的养育之恩。


他居然还当面对江澄说出来了这句话。


“就当是我还江家的。”


还江家的……


还得起么?


魏无羡啊魏无羡,你怎么就这么蠢。


罔顾了蓝湛数十载的钟情,也罔顾了江澄永远不可能宣之于口的真心。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江澄为他做了多少。江澄那么喜欢小狗,却为了他再不让莲花坞出现半根狗毛——甚至在他身为夷陵老祖的躯壳死去后,莲花坞这十三年都再没有养过狗。他以莫玄羽的身体和江澄初见的时候,那时江澄要拿狗来吓他逼出他的真实身份,他记的很清楚,在他被吓的魂飞魄散失口喊出“蓝湛救我”的时候,江澄那瞬间有些失神的眼睛。


他们都没有说出口,但两个人心里再清楚不过,以前的魏无羡被狗吓到魂飞天外的时候,喊的从来都是江澄的名字。


是真的不可能回去了。


那一瞬间,两人心里都是这样想的。


观音庙的雨夜,两人几乎把话说绝了,魏无羡说从此两不相欠,江澄说你再也别踏进莲花坞半步。可是魏无羡去北海看到路边卖的小食,还是会第一时间想到江澄,江澄提到魏无羡去莲花坞,用的总还是下意识的“回”这个字。


他们终究当彼此是家人。


云梦双杰没有血缘,可那羁绊却想断也断不去。


何况,当事人又有谁是当真想断。


 


江澄正在安排名帖,这种事情平日都可以派其他弟子去做,不过明日的清谈会格外重要,半点马虎不得。正看着,魏无羡就冲了进来,偏他还没像往常一样过来捣乱气人,停在自己面前,反而支吾起来,像是有点不知所措。


江澄大奇,自从魏无羡十岁之后他就再没见过这样的他了,也有点好笑,攥着名册歪头看他:“也是奇了,谁能把夷陵老祖弄成这副样子,你这又是怎么了,被蓝忘机甩了?”


魏无羡头一次在江澄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细细看着江澄,只感觉,真的很久没有这样认真看过他了。或者说……也许,他从来没有认真看过江澄。


江澄个子很高,只比前生的他矮不到半寸,身形修长。他是承自母亲的锐利眉眼,刻薄薄唇,美则美矣,实在多了一分煞气,何况他平时又总是皱着眉凶人。


但是,魏无羡以前没有意识到,他实在是很瘦。


江家家变之前,他二人经常勾肩搭背,那时个子还都没抽起来,江澄的腰和肩还能摸着有点肉,可现在看来,实在瘦削的过分了,不知道蓝大哥平日里搂着是不是硌的慌。


江澄被他看的寒毛都竖起来了,顺手抄起一块镇纸就要砸他:“你他妈又犯什么毛病!?”


“……没。”魏无羡慢慢走过来,拿起江澄手里的名册,“你忙什么呢?我帮你。”


江澄真的一镇纸砸他头上了,魏无羡要不是躲的快脑袋就得多出一坑:“……我是真的来帮忙你至于吗!?”


“呸!你什么时候转性了,不给我帮倒忙我就谢谢你!”江澄把名册扯了回来,“滚回去找你的蓝湛,别碍着我,这些我得马上整理好,明日的清谈会很要紧。对了,这次会后我就回莲花坞了,你爱在这儿待着最好,别回去云梦为祸乡里。”


魏无羡也没再说话,就站在江澄旁边看他细细地一一核对名帖。这些帖子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家族的地位不一样,递去的名帖也有细微差别,其中和蓝家关系亲近些的是一种,不对付的又是一种。魏无羡从来不管这些,只是看了一会儿就感觉头大,想到江澄过去的十几年只有一个人,江家初建周遭各股势力又都虎视眈眈,真不知是怎么撑下来的。


蓝家有双璧,云梦就有双杰。


你做家主,我是你下属,就像你爹和我爹一样。


一生都辅佐你,不会离开你。


言犹在耳。


却不曾兑现。


“我也回莲花坞。”


江澄对好最后一张,叫弟子过来交给他们,回头白了魏无羡一眼:“滚。”


“……左右近来无事,蓝湛在蓝家还有事,你知道我受不了蓝家的伙食,我跟你回去躲几天。”


“随你,别杵这儿碍我眼。”


魏无羡其实知道,江澄不是真的针对蓝忘机。他也并不是真的把江家覆灭一事怪罪到了蓝忘机身上,只是看着魏无羡和蓝忘机就在江家祖祠里携手同拜,想到如果不是他们,父母姐姐是不是都会还活着,江澄就忍不了。


他脾气向来躁,火气上来了会说出自己事后都想收回的话。他自己也总会想起,不管是不是出自本心,那天在祖祠里说的话总归都是伤了魏无羡,也怪不得温宁和蓝忘机那样对他。


不过,还知道不带着蓝忘机一起回去……也算懂了点事。


他却不知魏无羡现在满心里都是愧悔,甚至存了些补偿的意思。只是谁都清楚,过去的再也不可能补的回来,就算现在帮江澄做点江家的事……又能怎样呢。他能做回江家的二当家么?


“你要是想带蓝湛回去,也随你。”江澄揉了揉额角。这几日晚上都没睡好,白日里又忙,尤其昨天做了半宿噩梦又哭了一阵,现在乏的很,俊美的面容上多了几丝疲累。


“我没精神管你们了。我娘肯定是不会原谅你,但爹向来护着你,她说到底也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何况……我这辈子也不可能找蓝曦臣以外的人,说不定也没资格说你。”


魏无羡却意外地没开玩笑损他,而是顿了顿,认真地点点头:“谢谢。”


“滚。”江澄不耐烦地挥手,“别扯淡,赶紧滚出去,让我歇一会子,脑仁儿疼。”


“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魏无羡凑过来,伸手要给他按揉。


这事儿两人小时候也不是没做过,江澄酒量不及魏无羡,有时宿醉头疼,魏无羡就会一边大肆嘲笑他,一边让他枕在自己腿上给他按揉穴位缓解一下头痛。不过,这都实在是太久远的事儿了。他手触到江澄额角的时候,江澄愣了一下,曾经最美好的那段记忆涌来,说不上是怀念喜欢,还是抗拒。


“来来,我给你揉揉。”魏无羡的愧疚劲儿还没过去,正在想法子对他更好些,左右内间也有供人小憩的矮榻,就把江澄拉了进去。江澄愣神的功夫,已经被他扯进去了。


现在魏无羡的这副壳子比江澄还矮上寸许,站着揉还嫌手臂酸。自己坐到榻上,拉江澄躺下,按揉的手法一如二十年前。


 


“……兄长。”


“……忘机,把剑收回去。”


跟着魏无羡赶过来的蓝忘机不比魏无羡现在几乎没有修为的身子慢,但没有想打扰魏无羡和江澄说话,就一直站在厅外没有进去。随后赶来的蓝曦臣也一样。


但是双璧都没想到双杰一言不合又聊到床上去了。


等等,这个床上并不是那个意义的床上……


但双璧依然……不开心。


不过蓝曦臣依然制止了蓝忘机破坏自家正厅的可能性,想了想道:“名帖的事不知晚吟有没有什么问题,我去问一下。”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他,蓝曦臣咳了一声:“忘机不随我去吧。”


“……不,我随兄长一起去。”


就二人在门口找冠冕堂皇的“抓奸”理由的功夫,再进去的时候二人就换了个姿势。江澄坐在床上,倒是魏无羡枕在他腿上,发带解了开,乌黑长发散开,都盖住了江澄的下裳。江澄一只手拿着一卷书简在看,时不时还会低下来轻轻敲一两下魏无羡头侧舒缓精神的穴位,嘴里没停地在讽刺躺在腿上的那团东西,另一只手却被魏无羡握在手里,正在给他按揉,还笑嘻嘻地顺着他的讽刺跟他搭话。


双璧看着,也说不好自己心中是不是有那些许醋意,只是……这样的画面,实在温暖。


让人看着只希望,这两个人就一直这样,不要相争相离,就一直是最初湖上泛舟采莲的少年,不识愁滋味,不会明明将对方一直放在心上,却终究陌路。


 


“——你没去不知道,那雪山上的汤池子真是不虚此行……这样好点没?”


“好你个头,你自己累了就滚回去睡觉,晚上的家宴你也不是非要出席,消耗过大不敢让蓝湛知道还逞强,说你是英雄病自己不认。”


“行吧,就当我是,你不也是吗,手伤犯了怕让蓝大哥知道都不去上药,也就师兄我还记着这手法了。”


“呵呵,这不是你想撩人家小姑娘的时候学的手法吗。”


“……就算目的不一样,得了这手法好处的还不是只有你。我要真去捏人家姑娘……”


“我娘肯定打断你的腿。”


“这不就是了嘛!你都知道!”


蓝曦臣笑了笑,蓝忘机摇了摇头,向来没有表情的脸上似乎有一丝无奈。


听到声音,榻上的二人都抬起头,正好看到自家仙侣就站在门口,一时哑住。魏无羡跳起来,咳了一声。


“魏婴,过来。”蓝忘机叹了口气,朝他伸手,魏无羡立刻笑嘻嘻地跑了过去,顺势搂住他手臂:“二哥哥想我啦?”


“……我知道你封印那黑虎魂的时候消耗大了。”蓝忘机道,“本来你跟兄长说完话,就想带你回房休息的。”


魏无羡眨了眨眼,装可怜失败,被蓝忘机直接打横抱了起来,对兄长点了点头就直接这么抱着魏无羡回去了。


“……”江澄翻了个白眼,“你弟还真是宠他,明知道这种又不合规矩又惹人注目的事最能让他尾巴翘到天上去。”


蓝曦臣笑着摇摇头,无奈道:“手伸出来。”


“……你听到了?我没事啊,听他瞎说,我看他爱受累就让他给我揉了,我……”


“这几日事忙,我就担心你手上旧伤可能复发。”蓝曦臣从袖中拿出一只精致的芙蓉石雕的小瓶来,“上午招待欧阳家来的人的时候,你手就疼了吧?你手一疼就会往袖子里缩,无羡自然了解你,我却也不会比他差。”


江澄怔了一下,随即笑了,很浅淡,却很欢喜的笑。


“是么……我倒是不知道,本来就是怕你又多担心,还是被发现了。”江澄也不推了,把手伸出来。蓝曦臣坐到他身边,细细给他抹了药油。


“魏无羡那白痴怎么了,今天跟喝了假酒似的。”


蓝曦臣一笑:“也许,只是感觉离开你太久,愧对于你想要补偿吧。”


“嘁,稀罕他。”江澄嘟哝了一句,抬起上好药的手,往药油上吹气想让它们快些干。


“那,晚吟稀罕我的在意么?”蓝曦臣忽然伸手抱住了江澄,江澄没想到他突然就抱上来,脸微微发烫:“……你够了啊,这可是正厅……”


蓝曦臣只是轻笑,低头吻上那微张的薄唇,轻轻咬了一下。江澄感觉不疼,反而痒痒的,睁眼看到蓝曦臣近在咫尺的漂亮眼睛,心就软了,伸舌舔了他的嘴唇一下,反像是邀请。


一见钟情是色相吸引……姑苏双璧确实生的好皮相,不然怎能让云梦双杰一见误终身。


过去有多痛,已经无关紧要了……


此刻身边有你,而你心中有我,便足够。






(正文完)




所以最后的时候,是师妹并不知道这件事蓝大和羡羡已经知道了,这次就换他们来疼不知道的师妹吧。(也算是我身为正牌舅妈(被打死)的私心吧



NumberW:

今天收到了刚到新加坡时诗苑偷偷写给我的明信片,上面写着:“我们生命的前20年,都似乎过着安排好的生活,等反应过来已经花了太多时间在那些根本不感兴趣的事情上。遇到你之后,我开始过我自己喜欢的日子,学感兴趣的事并为之努力,我们很少存款,赚了钱就去旅行、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之前还一起住过只有30平的房子。但我很开心成为现在的我。要问我最快乐的时刻?那就是今天,活在当下的今天。”

Mr.14·LoFoTo:

喜欢摄影的人还是蛮幸福的,尽管说什么摄影穷三代,在大部分时光里,一只猫,一个妹纸,一个喜欢的画面,一部喜欢的相机,甚至最简单一束阳光,就足够让你傻傻的开心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