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不达意

【魔祖|曦澄】香炉play曦澄篇(8)(完结篇)

太喜欢了😭

繁花为君开:

#曦澄#


*本章正文完


*本章双杰戏份较多


*今天还是没肉


*毕竟最终回了嘛要正经点(喂


*会有两辆番外(这个量词,你们懂的)


*我还是好爱师妹QAQ 双杰和双璧,没有人有错,可我还是好心疼师妹……可能是我面对喜欢的人比较不讲理吧……就是,怎么心疼师妹,都还嫌不够,感觉他受的苦太多。


 


蓝忘机和魏无羡对视一眼,显然都有些意外,但也都没多说什么,蓝忘机点了点头,看着魏无羡跟蓝曦臣走远。


二人并没有走出蓝忘机的视野范围,他还是可以看到,只不过听不到两人说的话。开始魏无羡还是往日面上常带笑的平静的神色,但是没多久,他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蓝曦臣又说了几句什么,魏无羡居然一言不发,直接跑掉了。


蓝忘机愣了下,忙掠了过去:“兄长!”


“……忘机。”蓝曦臣回头看了眼蓝忘机,心下微叹,“你要问什么……如果无羡愿意告诉你,还是让他说吧。这件事我不会再告诉第二个人了。”


蓝忘机心下越发疑惑,微微皱了皱眉,对兄长一礼,运起轻功就朝魏无羡跑去的方向追过去了。


 


魏无羡一路疾行,他从来就没在意过蓝家家训,何况现在。


他是真的不知道。


莫玄羽的这副身体功力甚微,也尚未结丹,禁不起他这样狂奔,只不过蓝家后园到前厅这短短的路,他就有些微喘了。魏无羡手按了按心跳有些紊乱的胸口,心里苦笑。


在年华最盛的时候,失去金丹,再不能修炼——他怎么会没有怨过。可他不悔,他以为他保全了江家未来宗主的能力,算他还江家的养育之恩。


他居然还当面对江澄说出来了这句话。


“就当是我还江家的。”


还江家的……


还得起么?


魏无羡啊魏无羡,你怎么就这么蠢。


罔顾了蓝湛数十载的钟情,也罔顾了江澄永远不可能宣之于口的真心。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江澄为他做了多少。江澄那么喜欢小狗,却为了他再不让莲花坞出现半根狗毛——甚至在他身为夷陵老祖的躯壳死去后,莲花坞这十三年都再没有养过狗。他以莫玄羽的身体和江澄初见的时候,那时江澄要拿狗来吓他逼出他的真实身份,他记的很清楚,在他被吓的魂飞魄散失口喊出“蓝湛救我”的时候,江澄那瞬间有些失神的眼睛。


他们都没有说出口,但两个人心里再清楚不过,以前的魏无羡被狗吓到魂飞天外的时候,喊的从来都是江澄的名字。


是真的不可能回去了。


那一瞬间,两人心里都是这样想的。


观音庙的雨夜,两人几乎把话说绝了,魏无羡说从此两不相欠,江澄说你再也别踏进莲花坞半步。可是魏无羡去北海看到路边卖的小食,还是会第一时间想到江澄,江澄提到魏无羡去莲花坞,用的总还是下意识的“回”这个字。


他们终究当彼此是家人。


云梦双杰没有血缘,可那羁绊却想断也断不去。


何况,当事人又有谁是当真想断。


 


江澄正在安排名帖,这种事情平日都可以派其他弟子去做,不过明日的清谈会格外重要,半点马虎不得。正看着,魏无羡就冲了进来,偏他还没像往常一样过来捣乱气人,停在自己面前,反而支吾起来,像是有点不知所措。


江澄大奇,自从魏无羡十岁之后他就再没见过这样的他了,也有点好笑,攥着名册歪头看他:“也是奇了,谁能把夷陵老祖弄成这副样子,你这又是怎么了,被蓝忘机甩了?”


魏无羡头一次在江澄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细细看着江澄,只感觉,真的很久没有这样认真看过他了。或者说……也许,他从来没有认真看过江澄。


江澄个子很高,只比前生的他矮不到半寸,身形修长。他是承自母亲的锐利眉眼,刻薄薄唇,美则美矣,实在多了一分煞气,何况他平时又总是皱着眉凶人。


但是,魏无羡以前没有意识到,他实在是很瘦。


江家家变之前,他二人经常勾肩搭背,那时个子还都没抽起来,江澄的腰和肩还能摸着有点肉,可现在看来,实在瘦削的过分了,不知道蓝大哥平日里搂着是不是硌的慌。


江澄被他看的寒毛都竖起来了,顺手抄起一块镇纸就要砸他:“你他妈又犯什么毛病!?”


“……没。”魏无羡慢慢走过来,拿起江澄手里的名册,“你忙什么呢?我帮你。”


江澄真的一镇纸砸他头上了,魏无羡要不是躲的快脑袋就得多出一坑:“……我是真的来帮忙你至于吗!?”


“呸!你什么时候转性了,不给我帮倒忙我就谢谢你!”江澄把名册扯了回来,“滚回去找你的蓝湛,别碍着我,这些我得马上整理好,明日的清谈会很要紧。对了,这次会后我就回莲花坞了,你爱在这儿待着最好,别回去云梦为祸乡里。”


魏无羡也没再说话,就站在江澄旁边看他细细地一一核对名帖。这些帖子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家族的地位不一样,递去的名帖也有细微差别,其中和蓝家关系亲近些的是一种,不对付的又是一种。魏无羡从来不管这些,只是看了一会儿就感觉头大,想到江澄过去的十几年只有一个人,江家初建周遭各股势力又都虎视眈眈,真不知是怎么撑下来的。


蓝家有双璧,云梦就有双杰。


你做家主,我是你下属,就像你爹和我爹一样。


一生都辅佐你,不会离开你。


言犹在耳。


却不曾兑现。


“我也回莲花坞。”


江澄对好最后一张,叫弟子过来交给他们,回头白了魏无羡一眼:“滚。”


“……左右近来无事,蓝湛在蓝家还有事,你知道我受不了蓝家的伙食,我跟你回去躲几天。”


“随你,别杵这儿碍我眼。”


魏无羡其实知道,江澄不是真的针对蓝忘机。他也并不是真的把江家覆灭一事怪罪到了蓝忘机身上,只是看着魏无羡和蓝忘机就在江家祖祠里携手同拜,想到如果不是他们,父母姐姐是不是都会还活着,江澄就忍不了。


他脾气向来躁,火气上来了会说出自己事后都想收回的话。他自己也总会想起,不管是不是出自本心,那天在祖祠里说的话总归都是伤了魏无羡,也怪不得温宁和蓝忘机那样对他。


不过,还知道不带着蓝忘机一起回去……也算懂了点事。


他却不知魏无羡现在满心里都是愧悔,甚至存了些补偿的意思。只是谁都清楚,过去的再也不可能补的回来,就算现在帮江澄做点江家的事……又能怎样呢。他能做回江家的二当家么?


“你要是想带蓝湛回去,也随你。”江澄揉了揉额角。这几日晚上都没睡好,白日里又忙,尤其昨天做了半宿噩梦又哭了一阵,现在乏的很,俊美的面容上多了几丝疲累。


“我没精神管你们了。我娘肯定是不会原谅你,但爹向来护着你,她说到底也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何况……我这辈子也不可能找蓝曦臣以外的人,说不定也没资格说你。”


魏无羡却意外地没开玩笑损他,而是顿了顿,认真地点点头:“谢谢。”


“滚。”江澄不耐烦地挥手,“别扯淡,赶紧滚出去,让我歇一会子,脑仁儿疼。”


“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魏无羡凑过来,伸手要给他按揉。


这事儿两人小时候也不是没做过,江澄酒量不及魏无羡,有时宿醉头疼,魏无羡就会一边大肆嘲笑他,一边让他枕在自己腿上给他按揉穴位缓解一下头痛。不过,这都实在是太久远的事儿了。他手触到江澄额角的时候,江澄愣了一下,曾经最美好的那段记忆涌来,说不上是怀念喜欢,还是抗拒。


“来来,我给你揉揉。”魏无羡的愧疚劲儿还没过去,正在想法子对他更好些,左右内间也有供人小憩的矮榻,就把江澄拉了进去。江澄愣神的功夫,已经被他扯进去了。


现在魏无羡的这副壳子比江澄还矮上寸许,站着揉还嫌手臂酸。自己坐到榻上,拉江澄躺下,按揉的手法一如二十年前。


 


“……兄长。”


“……忘机,把剑收回去。”


跟着魏无羡赶过来的蓝忘机不比魏无羡现在几乎没有修为的身子慢,但没有想打扰魏无羡和江澄说话,就一直站在厅外没有进去。随后赶来的蓝曦臣也一样。


但是双璧都没想到双杰一言不合又聊到床上去了。


等等,这个床上并不是那个意义的床上……


但双璧依然……不开心。


不过蓝曦臣依然制止了蓝忘机破坏自家正厅的可能性,想了想道:“名帖的事不知晚吟有没有什么问题,我去问一下。”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他,蓝曦臣咳了一声:“忘机不随我去吧。”


“……不,我随兄长一起去。”


就二人在门口找冠冕堂皇的“抓奸”理由的功夫,再进去的时候二人就换了个姿势。江澄坐在床上,倒是魏无羡枕在他腿上,发带解了开,乌黑长发散开,都盖住了江澄的下裳。江澄一只手拿着一卷书简在看,时不时还会低下来轻轻敲一两下魏无羡头侧舒缓精神的穴位,嘴里没停地在讽刺躺在腿上的那团东西,另一只手却被魏无羡握在手里,正在给他按揉,还笑嘻嘻地顺着他的讽刺跟他搭话。


双璧看着,也说不好自己心中是不是有那些许醋意,只是……这样的画面,实在温暖。


让人看着只希望,这两个人就一直这样,不要相争相离,就一直是最初湖上泛舟采莲的少年,不识愁滋味,不会明明将对方一直放在心上,却终究陌路。


 


“——你没去不知道,那雪山上的汤池子真是不虚此行……这样好点没?”


“好你个头,你自己累了就滚回去睡觉,晚上的家宴你也不是非要出席,消耗过大不敢让蓝湛知道还逞强,说你是英雄病自己不认。”


“行吧,就当我是,你不也是吗,手伤犯了怕让蓝大哥知道都不去上药,也就师兄我还记着这手法了。”


“呵呵,这不是你想撩人家小姑娘的时候学的手法吗。”


“……就算目的不一样,得了这手法好处的还不是只有你。我要真去捏人家姑娘……”


“我娘肯定打断你的腿。”


“这不就是了嘛!你都知道!”


蓝曦臣笑了笑,蓝忘机摇了摇头,向来没有表情的脸上似乎有一丝无奈。


听到声音,榻上的二人都抬起头,正好看到自家仙侣就站在门口,一时哑住。魏无羡跳起来,咳了一声。


“魏婴,过来。”蓝忘机叹了口气,朝他伸手,魏无羡立刻笑嘻嘻地跑了过去,顺势搂住他手臂:“二哥哥想我啦?”


“……我知道你封印那黑虎魂的时候消耗大了。”蓝忘机道,“本来你跟兄长说完话,就想带你回房休息的。”


魏无羡眨了眨眼,装可怜失败,被蓝忘机直接打横抱了起来,对兄长点了点头就直接这么抱着魏无羡回去了。


“……”江澄翻了个白眼,“你弟还真是宠他,明知道这种又不合规矩又惹人注目的事最能让他尾巴翘到天上去。”


蓝曦臣笑着摇摇头,无奈道:“手伸出来。”


“……你听到了?我没事啊,听他瞎说,我看他爱受累就让他给我揉了,我……”


“这几日事忙,我就担心你手上旧伤可能复发。”蓝曦臣从袖中拿出一只精致的芙蓉石雕的小瓶来,“上午招待欧阳家来的人的时候,你手就疼了吧?你手一疼就会往袖子里缩,无羡自然了解你,我却也不会比他差。”


江澄怔了一下,随即笑了,很浅淡,却很欢喜的笑。


“是么……我倒是不知道,本来就是怕你又多担心,还是被发现了。”江澄也不推了,把手伸出来。蓝曦臣坐到他身边,细细给他抹了药油。


“魏无羡那白痴怎么了,今天跟喝了假酒似的。”


蓝曦臣一笑:“也许,只是感觉离开你太久,愧对于你想要补偿吧。”


“嘁,稀罕他。”江澄嘟哝了一句,抬起上好药的手,往药油上吹气想让它们快些干。


“那,晚吟稀罕我的在意么?”蓝曦臣忽然伸手抱住了江澄,江澄没想到他突然就抱上来,脸微微发烫:“……你够了啊,这可是正厅……”


蓝曦臣只是轻笑,低头吻上那微张的薄唇,轻轻咬了一下。江澄感觉不疼,反而痒痒的,睁眼看到蓝曦臣近在咫尺的漂亮眼睛,心就软了,伸舌舔了他的嘴唇一下,反像是邀请。


一见钟情是色相吸引……姑苏双璧确实生的好皮相,不然怎能让云梦双杰一见误终身。


过去有多痛,已经无关紧要了……


此刻身边有你,而你心中有我,便足够。






(正文完)




所以最后的时候,是师妹并不知道这件事蓝大和羡羡已经知道了,这次就换他们来疼不知道的师妹吧。(也算是我身为正牌舅妈(被打死)的私心吧



评论

热度(1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