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不达意

[曦澄]在那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空绝鸟:

.于我而言,最美不过一场盛大美满你情我愿的表白。
.蓝大的名字,真好听。






蓝涣和江澄认识的时间不短,掐指一算,整好七年。

最开始都把对方当朋友,你拍一我拍一的纯洁相处模式,带着对方出入自己的交际圈,都是拍着对方肩膀,对着别人一竖拇指,说这是我朋友。

朋友吧,怎么说都好,可是周围的人,怎么就觉得这朋友就变了味儿。

岁月是酒,愈久弥香,香气盖不住了,就你遮我掩,互相打着哑谜,你我都是一副心照不宣互不出招。

这条线就在这里,是你过来,还是我过去,这是个问题。




但是又能有什么问题,时间是永动的,你来我往,磨磨蹭蹭,两个人之间的边界线就像是相片信纸一样发黄变淡,湮没在对视的视线里。

毕竟,爱情这种东西,不过是每天第一眼,就是能让你微笑出来的人。





蓝涣早上起来的时候看了眼手机,计时小插件提醒他,他已经和江澄认识了七年。但是小插件下方的恋爱计时,仍然是惨绝人寰的0。

蓝涣把脸埋进白色的枕头,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

七年是一道坎,跨不跨得过成败在此一举,虽然不知道所谓的七年理论对于恋人未满有没有用,但是生命的意义,似乎就是在于赌一把。

蓝涣翻身起来,一手挤了牙膏一手给江澄发了早安的短信。

不同往常,江澄似乎早于蓝涣醒过来,迅速地回了短信。

——今天下班接我下,车限号。

“好。”



总是有人怀疑着蓝涣和江澄是早就在一起,却不够朋友的掩饰着。这其中以魏婴为首,拉扯着蓝涣的弟弟蓝湛一起摩拳擦掌,预备讨伐江澄。虽然每次都是江澄一边骂着你开什么玩笑一边恨不得把魏婴的头按进沙发作结,但是每次,不论在哪里,蓝涣都能收到江澄不经意间投递过来的,不清不楚的眼神。

那眼神像是隔了千山万水,像是被光折射了再折射,反正怎么样,都看不清楚。

模模糊糊里却又带着热度,烧了蓝涣的世界,拍拍屁股留下一片亟待修整的旷野无垠。

有本事就一起重建,别看一眼就跑。

蓝涣一边笑一边想。



蓝涣在学生时代一直是备受瞩目的对象。好家世好样貌好气质,想追着他跑的迷妹不计其数,大学时甚至有女生自发组建了后援会。

不过他毕业了才知道,后援会副会长是江澄,并且还是后援会资源帝。

但是江澄不知道的是,自己大学四年喜欢的不喜欢的女生,都去了哪里。


蓝涣家里长辈有给小辈取字的习惯,江澄知道之后好一段时间没好好叫过蓝涣的名字,直到被路过的魏婴一声江晚吟你在开心什么给活活戳破了去。

呵呵,去你的魏无羡。




蓝涣刚好轮休,早上出门去了趟大型超市买了点东西,路过贴在超市宣传栏里的海报,又缓步地退了过去。

海报上是巨大的艺术字,小字则解释说为爱发声。

电台接受听众投稿,替别人说出有时候难以直言的话。像是喜欢,像是长长久久朝朝暮暮夜空深处,像是现在。

蓝涣眨了眨眼睛,勾起了嘴角。


江澄坐上蓝涣接他的车时已经是八九点钟了,深冬见雪,江澄有些怕冷,蓝涣帮他开了暖气,又递了个暖手的抱枕过去。

江澄一边说你买的这什么少女图案一边心满意足地把手放进去,长长出口气,尾音坠了疲惫。

蓝涣开着车,看江澄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腾出手拍了拍他:“别睡,会感冒的。”

“就一下。”

“会感冒的。”蓝涣又强调一遍,江澄一边应着一边坐直身子。

蓝涣伸手把电台打开,音乐叮叮咚咚地跳出来,曲调轻柔,江澄揉了把脸,睡意绵绵,困得不行。

这时候主持人的声音切出来,女声轻柔:“活动的第一天,我们就收到了许多听众的投稿,而今天,我们收到一份诚意满满的投稿,现在,就念给投稿人深爱的你。”

投稿人深爱的你:“肉麻。”

开车的投稿人:“……”

“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见你,在地铁上,你书包带子坏了一边,就自己抱着书包,一手还要扶着扶手,表情冷漠不为所动,背脊挺得很直。那时候我没名堂地觉得你大概是在紧张。但是你的眼神又像是星星铺满的河,又闪又热。”

“之后在学校认识你,你对第一天认识的朋友不太热情,但是对发小笑得很好看,傍晚的时候学校的路灯亮的差不多了,橙黄色的灯光照着你的侧脸,特别温暖。”

“你酒量很好,一帮朋友唱K时你会帮我挡酒,喝很多都不会醉。”

“我们认识了很多年,这很多年里我们都是朋友,是好朋友。”

“但是我有点烦了,我不想和你做朋友了。”

“春风十里,不如你。”

江澄听着的时候就一直很沉默,蓝涣开着车,也不好开口,等到碰上堵车,江澄才像是彻底放松一样把身体窝进了副驾驶座:“这个人,肯定不是文科的。”

蓝涣原以为江澄又要说些什么颇为毒舌的话,没想到打来这么软绵绵的一拳:“为什么?”

“唔,你猜?”

蓝涣笑了一下,没接腔。

电台里的女声又接着说:“这位投稿人还在邮件中附带了一份音频,虽然都有提到姓名,但是我想,应该不是真名吧。现在就让我们接入音频。”

江澄又坐直了身子。车流缓缓地开始向前,蓝涣开车很稳,没分出心思去看江澄脸上的表情。

音频开头好长一段呲呲啦啦的声音,录音频的人也并不熟练,好半天才开口:“……晚上好,很抱歉我没有专业的设备,不能给你一个最好的表白。”

“声音好耳熟。”江澄说,“也挺好听的。”

“是吗?”

“嗯。”江澄歪了歪头,对着蓝涣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我们认识七年,我也相信我们还会在一起更长的时间,这个在一起,并不是字面上的,而是真正的,陪伴。”

“我听说你喜欢天使脸蛋魔鬼身材。”那人轻笑一声,“还要性格好…如果是我的话,我觉得,我还算够格。”

“江晚吟,我还说过你酒量很好,但是你记不记得,大二那年你喝醉了,那大概是我见过的,你唯一一次喝醉酒。你步子不稳,我扶住你,你在我耳边说了什么,我却没有听清。”

江澄皱了皱眉头,挪了挪坐的位置:“居然还有这种戏码。”

“不是挺好吗?”蓝涣笑眯眯。

“我又反复问了你几次,可你只是挑着眼尾对我笑。我对你的笑容有些极深的印象,像是认识你的那个晚上,你那个被暖橙色灯光晕染开的,温暖的笑容。碰巧那个晚上,也是一样的暖光,你笑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看。”

“或许是因为那是你仅对我露出的笑容,或许是那天的夜色格外的浓重。无论是什么原因,都好都好,我只知道,从那刻起,我想和你分享我的未来。”

“爱情是一种分享,分享所拥有的一切,分享信任和喜欢,分享我,给你。”

“蓝曦臣,只给你。”

音频到那里就结束了,江澄在主持人的串词里侧过头,看着蓝涣开车的侧脸,面无表情,边缘融进车窗外的灯光。

那一刻,在蓝涣的耳朵里,什么都听不见了,像是落进了水里,沉入了一片寂静,眼里模糊不清,只有那个不甚清晰,却愈加清晰的身影。



“再去趟超市吧。”江澄看快到自己家,突然开口。

“嗯?”蓝涣一愣,“什么?”

“买点日用品,去你家住。”江澄说,“我就可以退掉这边的房子了。”

江澄看蓝涣还是愣神,叹口气,颇为玩味地笑出来。

是蓝涣,最喜欢的,他的笑容。

“是你说的,要分享。”

“我已经准备好,分享我的未来给你了,阿涣。”




在那一切都才刚刚开始,都是你我最好的时代。





评论

热度(218)

  1. 暴躁老哥紫电电空绝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