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不达意

[曦澄]缀光

嗷嗷嗷

空绝鸟:

.现pa
.星辰大海设定过后几年,老夫老妻
.@行长空 妹砸的点梗不知道过不过关…
 
 



 
一天的开始,就是开始于阳光照射出来的一瞬间,还是开始于人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一天的结束,究竟是终于太阳沉稳地落进地平线,还是和爱人相拥而眠?令人清醒的,究竟是光,还是爱情?
 


南方的冬天是魔法攻击。

江澄窝在被窝里不肯出来,皱着眉头翻身甩蓝曦臣一个背影,在对方的轻笑声中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头顶。

蓝曦臣坏心眼地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两度后就掀开被子起床洗澡去了,江澄在被子里闷了会,觉得有点热,伸出只胳膊去捞遥控器,长胳膊把床头柜上一溜儿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碰到了地上,他又不甘心地翻了个身在床上裹着被子挪了半天,伸手摸了摸另外一边的床头柜,但依然没摸到他想要的东西。

江澄只好迷迷瞪瞪地钻出来,却被刚好从浴室出来的蓝曦臣啄了下赤裸的脖颈。

江澄脖子上裹带满了他自己的气息,蓝曦臣过了次须后水的气息像是搅和进热水里的凉水,清清洌洌的,不带一点侵略性,勾带起一片鸡皮疙瘩。

江澄一下子就清醒了,伸出两只胳膊先是推了下蓝曦臣,而后又拽住对方的衬衫领子,把他拉近。

“早。”

“早啊,晚吟。”


 
江澄起了床之后蓝曦臣啪得开了柜子,找出里面藏着的遥控器,又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些,看着上半身一丝不挂满身痕迹的江澄昏昏欲睡,只能是抓了床头的衬衫毛衣,哄着江澄抬起手臂,把毛衣给他套上。

江澄顶着一头乱毛从毛衣领口钻出来的时候,蓝曦臣没有忍住,抬腿跪在床边,倾身吻了他。

江澄啧了一声,胡乱挡开,拿了裤子就歪着步子进了浴室。
“要我帮你吗?”

“滚去做早餐!”

江澄在浴室里待得有点久,蓝曦臣烘了蛋饼热了牛奶,摆好了盘,江澄才穿着裤脚会拖到地上的麻灰色长裤走出来。

“你拖鞋呢?”蓝曦臣把牛奶放到江澄面前,瞥了一眼江澄的脚,不禁微微皱眉问道。

“湿了。”江澄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回答。

蓝曦臣手里的刀叉磕到陶瓷盘子上,发出清脆的一声。江澄愣了几秒,继而面色一沉,把手里端起的杯子重重地放回到桌上,被子里的牛奶晃了两下,差点跳出杯口。

蓝曦臣伸手按开平板开始看新闻,江澄埋头吃自己的,过会蓝曦臣突然开口:“我们待会去哪家超市?”

“都成。”江澄答道,说完又想了想,又说,“近的。”

“好。”蓝曦臣翻看了两眼财经版,扫了几眼把平板一盖,“还开车吗。”

“开,东西要买的挺多的。”

“行。”


 
蓝曦臣在家族企业里担了个财务总监的位置,生意计划报表充斥了整个工作时间。家里对他的态度也足够开明,私生活上也没有计较太多,半睁半闭着眼,也就过去了。

他大学毕业五年,和江澄在一起七年,喜欢江澄八年。

当江澄直到大学的那出星期恋人的闹剧的始作俑者是蓝曦臣本人后,翻了个白眼说你不能好好跟我说吗。

蓝曦臣笑着回答,和那时的你好好说,你会听吗?

那哪儿能啊,彼此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相遇的年岁是各自一生中最年轻气盛的年岁,你有你的骄傲我有我的自满,在找上对方时,到抱定了一定的想法。

好在他们是相似又不同的人,感情在一次又一次的拉锯中升华沸腾,化成一场又一场引人入胜令人痴迷的缠绵。你说好,那就什么都好,你说不好,那也得考虑一下再说不好。都是有原则有底线的成年人,都蜕掉了浮夸的奢靡的浪漫,背对全世界什么的都是笑话,不如好好过日子,时间蒸腾在汗水里的味道,挺好。

江澄辞了原来公司设计师的工作,自己办了家工作室,除了日常工作闲来无事还在网上写写稿,倒也赚够了人气。

虽然有时候蓝曦臣一瞥屏幕里的豪门爱情就会感到惨不忍睹。

可那又怎么样,他们都是彼此最爱的模样。


 
江澄窝在副驾上昏昏欲睡,蓝曦臣等红灯的时候腾了只手出来捏了捏江澄放在腿上的手。

“你有点烧吗?”蓝曦臣问他,“精神不是太好。”

“没有。”江澄甩开蓝曦臣的手,撑着身体坐直了些,伸了个懒腰,“稿子赶得有些急了。”

“急什么。”蓝曦臣轻笑一下,拐上另外一条道。

“我倒是随时可以休息。”江澄转过脸看着蓝曦臣,“可有些人就是大忙人了。”

蓝曦臣没接腔,斜着眼睛快速地看了一眼江澄,嘴角笑意更深。


 
蓝曦臣每次放假都轮在平时,所以商场里的人也不多,稀稀拉拉的,一眼望过去似乎都是些中老年,俩小年轻扔里面,还是挺突兀的。平时江澄在家的时间多一些,缺什么的他都仔细地列了个单子,蓝曦臣推着手推车跟在江澄后面,看江澄把东西一样一样放进推车里,心脏突然有些软。

软得兜不住,就要流开了。

蓝曦臣走过辣酱的货架,顺手拿了一瓶,江澄听到玻璃罐子磕碰的叮当声,回头一看,皱着眉头又把辣酱拿出来:“家里的还没吃完。”

“反正你也要吃。”蓝曦臣又把辣酱放进推车。

“你又不吃。”

“我怎么不吃。”蓝曦臣眨了眨眼睛,“每次我都吃了。”

江澄看着双手撑在推车扶手上,重心放矮身位放矮的蓝曦臣,捏了捏手里的单子,甩下一句随你便就大步向前蓝曦臣在他身后直起身子,露出温柔的浅淡的笑容来。

最后两个人绕来绕去绕出食品区,兜兜转转到了日用品区,产生了人生中避无可避的分歧。

蓝曦臣拿起一盒避孕套丢进推车里,江澄眼疾手快地又给他拿了出来。

“这个家里还多。”江澄一边手忙脚乱地把烫手的小盒子塞回货架一边说,“真不用买。”

“这个是巧克力味的,不试试吗?”蓝曦臣固执地抽出一盒,说道。

“……你别烦。”江澄压低了声音说。

“没事,我用就行。”蓝曦臣推起推车就走。

江澄咬牙切齿地跟上蓝曦臣,嘴里狠狠地念叨:“谁说我不用了?!”

“好啊。”蓝曦臣回过头对江澄一笑,“那就一起用。”


 
他们离开商场的之前提着大包小包去吃了个饭,蓝曦臣占着座位看着大包小包顺便刷了一眼今天的股市,江澄去点了自己和对方一定会喜欢的菜。

离开商场的时候市值‪下午两点‬,冬天里的阳光显露出了少有的灿烂,江澄从置物格里面摸出墨镜递给蓝曦臣,蓝曦臣轻声说了谢谢和另一句什么,戴上了眼镜。

光在墨镜金属的框架上跳跃着点缀着,江澄眯着眼睛在光里面也说了句什么,蓝曦臣转过头去看他,发现既是透过镜片,也能看见江澄如同发光体一般,熠熠生辉。

他们眼中的对方,都缀着光。
 








“你觉得怎么样?”

“……嗯,巧克力的有点腻。”

“我也觉得。”
 

评论

热度(155)

  1. 暴躁老哥紫电电空绝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