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不达意

魔道祖师——坠入 (忘羡 机械风)

好一把屠龙刀啊 啊 啊

青沢奚:

坠入


 


忘羡一发完。架空世界设定。机械风。


 


 


——————————


 


他从空中坠落的时,曾经凝视过天空。


 


灰白色浓重的云层牢牢地遮盖着所有人,铁灰色的建筑仿佛附着了从未清洗过的油渍和污垢,干涸渗入地面的血液从悬崖边上一路淌到不知名的地方——或许是他正在落向的崖底,或许来不及渗入崖底就被空气里干燥的分子争夺液体,继而发散成细小的水分,混合着大量的酸性气体成为酸雨,兜头浇在这座死寂的城市里。


 


他看了天空很久,又像只有一瞬间,然后砰地一声砸到地面,骨骼发出断裂的咯吱声,他的细胞在嘶吼着痛苦和难以忍受的绝望,他一定摔地特别惨,折断的骨头刺出了皮肤表面,内脏在迅速地衰竭,渗出的血液缓缓流失,呼吸之间带着血沫滚回气管,。


他能既能感知到断裂骨骼的疼痛,也能意识到酸雨掉落在脸侧腐蚀皮肤时浅淡的刺痛。这像是一个巨大的废弃机械修理厂,腐烂的味道和机械沉重的锈味几乎无处不在,他身下肮脏破碎的零件堆积成山,泛着金属色浓重的暗光。


他吞了一口血沫,努力动了动肢体,剧烈的痛苦仿佛要把他逼疯。而他终于发现自己的右手还可以活动,甚至因此而牵动了一下嘴角。


他的时间不多,他的生命也有限。故而他轻轻提起了自己能动的右手,摸到自己腹部的伤口,拨开那些溃烂成血泥的组织,抽出了一根刺入肌肉里的骨头。


他一定会活下去。


一定。


毫不怀疑。


 


 


“搜索过了——”


“温家的说从未见过这人——”


关门声让大厅里的人都安静下来,只能听到外面酸雨噼里啪啦敲着窗户的声音。


所有的人都穿着白色的制服,皮革质地和浅灰色的精密锻造技术融合地几乎天衣无缝,既能最大程度保证不受到酸雨侵害,又能长时间保持衣着整洁。偶尔有人衣领上别着一枚白底蓝纹的徽章,纯银质地的细小齿轮互相咬合转动,过于精致的构造总让人会怀疑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是否准确。


佩戴这些徽章的人属于蓝家的精英,更是蓝家的核心人物。


在制服外面披了一件银纹外袍的青年摘下随身佩戴的护具,露出一双过于冷淡的浅色眼瞳,他的头发是柔软的银灰色,在灯光和日光下颜色很浅。


旁边的人毕恭毕敬地请问他,“含光君,派出去的小队搜过所有的街区了,都没有……”


蓝忘机微微抬手制止了这人接下来的话。他走到专门负责技术支持的区域站定,对技术员道,“进行语言搜索。”


技术员问道,“关键字是?”


“江家,天子笑……”


前几个词语他说的很快,几乎不假思索一样。只是越往后越慢,也越简洁。倒数第二个关键字的时候,他说了自己的名字。


“蓝湛。”


技术员尽职尽责地工作,没有把惊讶表现出来。


最后一个关键字,蓝忘机站了一会儿没说话,他的眼睫微微动了一下,抬眼看着屏幕一角上标着搜索目标的照片,上面的青年笑得神采飞扬,蓝忘机终于还是说出了那两个字。


“复仇。”


 


废弃修理厂的仓库中央清理出了一大片地方,旧零件组装出来的小型机械悬臂在挨个捡拾有用的零件,发出哗啦哗啦的噪音。魏无羡坐在一个手工做的轮椅上,他的胳膊上还缠着绷带,正垂头望着地上躺着的人。


他慢慢地把一块石头放进了那人的胸口,一阵淡淡的红光闪过,地上的人却没有什么动静。


“回来吧。”他说,低低的声音在空旷的仓库里回荡着。


温宁没有动静,魏无羡于是自己晃着轮椅走了,路过外面台阶的时候,轮椅下面伸出来细长的机械臂支撑着轮椅走了下来,末了又悄无声息地缩了回去。


魏无羡撑着脑袋,面无表情望着废旧处理厂外面铅灰色浓重的乌云。他手里还握着一小块和放在温宁胸口里一样材质的石头,只有当他望着这块石头的时候,脸上才能看到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回到了随意清理出来的工作室里,一个趋于完善的由废旧零件组装成的机械终端摆在桌子上,四四方方的样子不过手表大小,有些地方由于过于潦草,暴露在外的接线以及精细的齿轮随处可见,魏无羡打开它的后盖,把那一枚石头放进去。


机械智能闪烁了一下,十秒后响起了无机质的合成音。


“机械助手L70竭诚为您服务。”


魏无羡琢磨着设备性能,他的手指在外接屏上敲敲打打输了一连串字符进去,直到系统提示是否修改,他眼睛盯着那裂了很多缝隙但依然不影响使用的老旧屏幕,手指轻轻敲了两个字上去。


“修改成功。”系统提示道。


“机械助手——蓝湛,竭诚为您服务。”修改过后的系统声音不再单调乏味,像是冷漠的泉水和翻滚着的海,轻易掀起惊涛骇浪。


“……蓝湛?”魏无羡清了清嗓子,有些干巴巴地开口。


“嗯。”


是他设定好的回答。


魏无羡又叫了一声,“蓝湛?”


“我在。”


这也是他设定好的回答。


魏无羡于是笑了。


他在心底默默念了一句蓝湛,这次周围再无人应答他。


但他轻易忘记的是,所有的机械终端被启动后的第一件事是立刻登陆对应的网站设置备份信息,包括魏无羡刚刚做的所有设置。


 


蓝氏的数据监控屏上突然开始缩小检索范围,相应的几个点在不断地跳动闪烁,技术员匆匆的把蓝忘机叫了回去,白袍的青年脸上少有地出现了一些情绪,握着的手指节发白。他抬头看着那些跳动的小红点,飞速计算的数据正闪过屏幕。技术员道,“关键字已经被触发了。”


蓝忘机因而问道,“触发的关键词是?”


“是‘蓝湛’。”


搜索进行的很快,短短的几分钟,较远的几个地点已经被排除了,光屏上的进度条自0%跳到了1%。蓝忘机将数据进度传入自己终端的设备上,转身走出大厅。


他走了一会儿,抬头看着高空飞过的一只飞艇,巨大的身躯伴着轰鸣声缓慢地游过天际,肉眼可见的齿轮和活塞拼命在工作,卷起的气流拖在蒸汽动力的飞艇后面形成一道道乱窜的气流,旗帜被风吹得乱飘,乱七八糟的涂鸦耀武扬威地被涂在飞艇的表面,为首的太阳纹仿佛裂开的笑脸。


风吹起了蓝忘机的头发。


10%


魏无羡和他的机械智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酸雨从房顶的漏洞里飘下来,魏无羡就指挥着轮椅往边挪了挪,机械终端跟着他移动到一边,继续修理零件,匹配装置。


20%


温宁清醒。


30%


介于温氏三番五次的骚扰,蓝家终止了跟踪计划,所有的信息全部导入蓝忘机个人终端里。


……


90%


“走吧。”


 


午夜寂静的街道,一身黑衣的青年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衣领遮住了他的侧脸,垂下来的头发挡住了他的眼睛,他的手里握着一支笛子,猩红色的穗子在风里飞舞。在黑暗里乱窜的影子挤在路边的巷子里窥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像是沸水发出的嘶鸣声。


“魏无羡……”


“是魏无羡!”


“魏无羡回来了!”


无数垂涎的目光盯着他的笛子,或者是身上有可能放东西的地方。


“听说他只要一块石头就能把死人复活……”


“那他为什么不复活他师姐?”


“娇滴滴的女人变成个行尸走肉的家伙,你喜欢?”


“真恶心……”


魏无羡充耳不闻,他专心致志地走路,一直走到这座城市的最高点,忽然间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他持着笛子横在身前,吹响了第一个音符。


顷刻间无数由残损零件和腐烂肢体拼凑成的人形自四面八方攀爬而来,活生生把魏无羡站立的高楼堆积成尸骸的王座,掉落的皮肉顺着他们攀爬的路线留下一条条酸雨也无法冲洗干净的痕迹,最先到达魏无羡脚底的尸体仰着头,痴迷地跪拜在他脚底下。


而他一直耐心地等着,等温氏的走狗全副武装地包围了这座塔,看着他们紧张戒备的神色和惊恐的脸,当年把他扔下乱葬岗的人哆哆嗦嗦地想要逃跑,魏无羡抚了抚手中陈情,吹响了一个轻柔又好听的音。


“杀。”


机械助手在魏无羡的手腕上闪烁着平静的光泽,魏无羡微微侧头就有尸骸为他挡住三番五次的攻击,他笑了一下,那些碎裂的尸体便又一次活动起来,满人群里寻找自己掉落的胳膊和头颅,乱七八糟地按上零件。飞艇悬浮在空中瞄准了整个尸塔,魏无羡故作可惜地笑了笑,将陈情横在唇边。


猛地他的手腕被握住,机械助手从他手上脱落,掉进了某个不知名的地方,魏无羡一回头,就对上一双颜色很浅,却宛如大海冷寂的眼睛。


 


100%


 


银色的机械旋翼在蓝忘机身后还来不及收起,宛如翅翼一样包裹着风暴中心的两个人。蓝忘机银灰色的头发柔软凌乱地拂过他的额头,和魏无羡的黑发交缠在一起。


魏无羡看着他,慢慢地露出一个轻缓的笑意。


“你也是来杀我的?”


他挥手挣脱了蓝忘机的钳制,后退着跃下了楼顶,风声呼啸着从他耳边掠过,蓝忘机追了下去,机械翼拉成了利于加速的水平,直到蓝忘机伸手能够触碰到魏无羡的衣角,他猛地用力把人抱住,飞速调整的翼让两个人几乎是擦着地面重新升上了高空。


“你这是干什么?”魏无羡兴趣盎然地看着他,“救我吗?”


机械旋翼一路带着两个人飞过了这片混乱的局势,远离了城市和不怀好意的人群。海风吹过两个人的衣角,蓝忘机降落在一个荒无人烟的海边洞穴外,潮湿的海水扑上去打湿了两个人的鞋底,蓝忘机收起了机械翼,目光专注地看着魏无羡。


“收手。”


魏无羡笑着摇摇头,他说,“蓝湛,你还是老样子。”他凑过去拉着蓝忘机的手按在自己颈间,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建议一样开口道,“不如你杀了我,一了百了?”


蓝忘机的手触及那片冰凉滑腻的皮肤下意识就要收回,但他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一样,手指贴在魏无羡颈侧动脉上。


没有心跳。


而魏无羡还在笑意盈盈地对他微笑,面容苍白而阴郁,垂下的眼睫扇子一样在脸上形成一片微弱的阴影,对上蓝忘机的眼神,他挑了挑眉。


“我说过——不能收手了。”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说话。魏无羡扫视着城市的方向,他先前下过令,不找到那几个人尸骸是不会罢休的。他对这些忠诚又可爱的生物非常有信心。


“我会保护你。”


魏无羡诧异地看着蓝忘机。


“跟我走,我会治好你。”


海风呼呼地刮过落地的字句,吹起的头发落在额前像是一道看不清的帷幕。


魏无羡轻声道,“来不及了。”


蓝忘机不知道他说的是来不及收手亦或是来不及治疗,魏无羡找了个避风的位置示意他过来,然后开始一件一件地脱自己的衣服。


散开衣服的胸口苍白冰冷,魏无羡拉着他的手覆上去,让他触摸自己皮肤上的缝合线,皮肤下金属的触感明显到蓝忘机的手几乎有些颤抖。


魏无羡的神色没有刚开始那么戒备,他笑的很温和,甚至是带着点无关紧要的可惜。


“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蓝忘机的手指触了一下那伤口,外翻的皮肉狰狞苍白,蓝忘机的手覆在上面,又怕弄痛了魏无羡一样只敢轻轻地用掌心接触。


“没有关系。”魏无羡又笑起来,眉眼好歹有了一些以往神采飞扬的样子。“我切掉了部分神经……早就不痛了。”


那个会因为疼痛而抽搐,嘶吼,发出不甘心的咆哮的魏无羡,早就被他自己一刀一刀剔除出了自己的身体。而现在站在蓝忘机对面的他,带着一副不人不鬼的样子苟延残喘。


忽然他站直了身体,动作僵硬了一下,魏无羡轻松地说,“哎呀,好像有点漏电。”


“人早晚都会死的,等我报了仇,就该去找师姐了。”魏无羡拢了拢衣服说,他只感觉按在自己肩膀上蓝忘机的力气很大,魏无羡看着他,微微凑到他面前,盯着那双低垂的眼睛。


“蓝湛……”他说,他的呼吸拂在蓝忘机的脸上,终于让那一双浅色的瞳孔看向了他。


“这就是我的命。”


“不是。”蓝忘机说。


魏无羡笑着摇了摇头。


“……太晚了,有什么事,下辈子再说吧。”


 


 


他说了谎。


师姐以前曾经说过,说谎会让人难受。魏无羡想,师姐说的真对啊,他真的难受。难受到原本感觉不到痛楚的合成躯体,仿佛都重新有了痛苦的权利。


魏无羡从血海里走过,衣服被血水浸透,滴滴答答地落下一路蜿蜒血迹。


温氏的走狗死了,该报的仇也报了,温宁不知所踪,但石头能提供的能量有限,要不了多久他也会变成一地散落的零件被酸雨腐蚀。


魏无羡伸手摸上自己的脸颊,擦掉一点粘上的血。他盯着那血出神,仿佛血水正没过他的膝盖,浸入他的腹部,淹没至他的头顶。


直到一把闪着寒光的剑刺入他的腹部,搅碎了那些他废了好大力气才拼接而成的替代骨骼。魏无羡才仿佛被惊醒一样看着那人疯狂的脸。


“石头在哪儿?!”


无数的人涌过来,仿佛活生生的尸骸,贪婪和疯狂让他们的脸变得扭曲。


一道又一道的剑光闪过他面前,驱赶了那些围上来的人。他被抱在一个人的怀里,触目所以都是一片白色,凝结的血水缓缓地顺着白衣往下滑落。


蓝忘机仿佛也经历过一番杀伐,衣着不如以往整洁,零星的血液粘在他额头上。他把魏无羡抱起来,机械翼带着两个人升到了高空里,魏无羡偏了偏头,几乎能闻到空气里海浪的气味。


“跟我回云深。”


魏无羡笑了一下。


“阴虎符我捏碎了……这个给你。”


他把一块小小的石头放进蓝忘机的衣襟里,拍了拍,“要收好哦。”


魏无羡把头靠在蓝忘机肩上,闭上眼睛。


“暖和。”


他咕哝着,不动了。


他的肢体慢慢分解成为细小的颗粒,从蓝忘机的手里滑落,撕碎的零件和骨骼分离脱落,坠入大海,被翻滚的海浪卷走。


 


云深的含光君最近一直在向人请教如何制作机械终端。


等他把所有的零件组装起来,这才从一个保管的很好的盒子里取出一块小石头,填入其中。


机械终端闪过一阵光,初始启动的音效很快过去,一个声音忽然冒了出来,有一些凝滞,听起来干巴巴的。


“……蓝湛。”


他认得那是魏无羡的声音。


“嗯。”他说,手指慢慢地覆上了机械终端的光屏。


“蓝湛?”这回他的声音变得欢快了起来,带着某种不知名的快乐。


“我在。”


然后是魏无羡的一阵笑声,很闷,低低地在他耳边响起来。


他仿佛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轻轻地叫他,一声特别小声的呼唤。


“蓝湛?”


他握紧了手指,眼泪落到手背上。


他的声音一直是那样,像冷漠的泉水和翻滚着的海,过于冷淡总显得不近人情,却有一个人一直渴望得到他的回答。


 


“我在。”


 


 


 


坠入·END


 


 


PS    后面终端里的声音是之前魏无羡和自己终端的对话。


      眨眼。



评论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