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不达意

【曦澄/忘羡】天庭法度

马一个 敲喜欢的设定 可萌可虐 一切都好棒

神烦梓控:

凡人姑苏双壁x神仙云梦双杰


主曦澄,附带忘羡,纯搞笑,没有逻辑


只为博君一笑


又名:天上掉下个澄妹妹






(一)


江澄是个神,他爹他妈他姐姐都是神仙,对就是那个在电视上漫画上小说上偶尔会出现的神仙,跟接受了良好教育的现代人们讲可能没人信,但是他们确确实实是存在的,在人类的脑袋顶上。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对不起错词了,在那云端上有一个天庭。


噢自然西方那边会有一个天堂,东方和西方的神界偶尔会进行一下交流和联谊,或者比比赛,吐槽一下底下人间没事就拿着手上的枪嘴上的枪或者下半身的枪怼自己同类的人类。


 


江家这几个神有一点特别,一般的神是管人类的,他们是管神的神,又称神官。就像底下有管人类的人类一样,当然这不是人类各种宗教中的那个“神官”。而神官也分很多种,江家这种,是专门管人谈恋爱的,他们是几家管神仙谈恋爱之中的其中一家。神仙和神仙之间的谈恋爱他们自然不管了,他们管的是神仙和人类谈恋爱。


几千年前第一版的天庭法度就明确规定了神仙是不能让人类看到自己的,更不能和人类相爱。最初人神恋的惩罚是最狠的,直接赐死甚至株连九族。后来,随着底下人类社会的慢慢发展,天庭这边也开始与时俱进,说是与时俱进,其实是跑去和人类谈恋爱的神仙越来越多了再杀就没神仙干活了,无奈之下,慢慢减了刑法。从赐死到贬为凡人,贬为凡人这个倒是圆了很多情侣的梦想,再到撤职贬职罚人去看门口,直到现在只是单纯的罚打扫天庭。毕竟现在,各种电视剧都在播这一类了不是嘛,与时俱进,与时俱进。结果是越来越多的神仙和人类谈恋爱,天庭的卫生比起一千年前那只猴子来闹的时候好多了。


 


最近天庭流行起了人类的智能手机,神仙们喜欢用这个来玩俄罗斯方块,但是要拿到一部智能机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一旦有哪个神仙手中拿着这个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人类的东西,就会有一群神仙围过去。虞夫人每次看到都会用紫电去抽开这些人群……虽然这不在她的职能范围之内。


 


江澄愤怒地在扫地登记本上把魏无羡扫天庭的时长增加到了三年。他的这位好兄弟加好同事最近在一次偷偷溜达下人间的途中,因为忘记戴能够保护自己不被人类看见的面具,被一个人类发现了。这个人叫蓝忘机。


 


其实被人类看到了也没什么,虽然自己穿的一身都是人类几百年前会穿的衣服看起来挺奇怪的,但是人类有一种文化叫做考斯普雷,说自己是干这个的就好了。


然而向来不作死就浑身不舒坦的魏无羡对蓝忘机这么说了。


“当作看不到我行不行?”说完把面具戴上了。


然后蓝忘机真的看不到他了,在蓝忘机惊讶的眼神当中魏无羡发觉自己刚才做了一件非常蠢的事情。然后他决定去做一件更蠢的,他上前两步碰了碰这个蓝忘机。


蓝忘机又能看到他了,眼里写满的震惊。神仙在离开天庭下凡间碰到的第一个人是可以永远看到自己的,即便神仙戴上了面具,虽然魏无羡一直觉得这几千年破规定就是为了让神仙和人类谈恋爱设定的。


 


后来魏无羡发现这个蓝忘机很有趣,各个方面都。然后每天锲而不舍地去逗他,逗到忘记回天庭干正事,江澄急地头发都掉了好几根。


 


好兄弟被人类看见这件事情已经让江澄感到很恼火了,让他更为恼火的是,魏无羡居然和这个人类搞上了!他还是被搞的那个!作为神官知法犯法,带头犯罪,丢光江家的脸!江澄忍不了,抽出三毒就和魏无羡干了一架。干架的时候旁边有不少小神仙在围观,赌输赢,赌注是人类的货币,方便他们下次出去玩。


打着打着,两个人没有控制好力度,一阵爆炸的轰鸣声之后,江澄魏无羡和一众小神仙都愣了。地面被凿开了个洞,往下可以看到凡间的山川什么的。好兄弟两人愣了一会,回过神来发现刚才围观的小神仙们都不见了。


 


于是他们被罚了扫天庭和补洞,虽然他们不知道要怎么补。


补天让女娲来啊真是的……


女娲带领的天庭修补队以他们闯祸的原因十分智障为理由拒绝了修补。


 


这一天,江澄一边漫不经心地扫着地一边抱怨着魏无羡又偷偷溜下去找蓝忘机了,有了基老伴忘了好兄弟,没良心的魏无羡……咦。


这么想着想着,江澄没有留意到自己来到了前几天他们凿出来的洞的旁边,无意识地往前跨了一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澄摔到了凡间,带着一片长长的云彩。


你是神仙你会飞的啊都忘了吗?


 


 


 


蓝曦臣此时正在自己的花园里浇着花,忽然听见从天而至一声巨响,神色一凛,放下了浇水壶,提起一旁的竹竿在手心握紧。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偷闯进他的房子又从房顶摔到他的花园,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接近声响来源,举起了手中的竹竿正准备挥下去,直到看清眼前的景象。


 


“…………拍电影吗?”


 


他看见一个着不知是哪个朝代装束的男子,躺在自己那些碎了满地的花盆,与被折断茎叶的鲜花之中。有几片花瓣落在了这人被碎片划伤的侧脸上。这个人紧紧闭着眼睛,像是失去了意识,披散的长发上沾了泥土,本来繁复的衣衫散乱开来,露出脖颈边一个紫色的九瓣莲家纹。右手上还拿着一把看起来十分奇特的……扫把。


 


蓝曦臣此时却怎么都想不出这个人到底是从哪来的,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摧毁他精心栽培的花。这一代是城市里的富人区,基本上都是别墅,并没有多少高楼,至少蓝曦臣的房子隔壁是没有的。所以蓝曦臣更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人会摔得这么惨了。


 


这年头也不流行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啊。


 


只是看着昂贵的衣服也被划破,这人似乎被瓦片刮得浑身是伤,蓝曦臣叹了口气,放下了竹竿,纠结了一会没有打120,而是将面前这个摔得神志不清的林妹妹人背了起来,带回自己的房间。


 


仍在昏迷之中的江澄似乎感觉到了一点颠簸,悠悠转醒。


我是谁……我在哪里……


 


待视线重新聚焦,江澄发现自己正伏在一个人的背上,他的双手环着这个人的脖子,对方的碎发扫在自己还带着伤的脸上,痒痒的。啊,这个人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呸!


“你是谁!”江澄挣扎着从蓝曦臣的背后下来,屁股和台阶来了个亲密接触,


蓝曦臣一惊,赶忙回头抓着江澄手腕将他拉起来,讶于此人竟这么快就清醒了,“你醒了?我也正想问,你是谁?”


“我是……!等等,你能看到我??”江澄一双杏目瞪大了盯着蓝曦臣。


“为什么看不到?”


江澄愣在了原地,一摸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没有戴面具。


废话,摔下来的怎么会有这手准备。


江澄此时很想给自己一巴掌。


 


“不好意思请你当我没有出现过。”江澄理理自己被划得乱七八糟的袍子,迈开步子就要走,却被身后之人拽住了手臂。


“干嘛!”江澄回过头去瞪他,突然发现这个人长得有点眼熟……


“你身上还有伤。”


“不碍事!”说着就挣开了蓝曦臣的束缚。


“你砸碎了我家的花盆。”


“……………………………………”


江澄一时语塞,看着蓝曦臣的脸,越发觉得眼熟,忽然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


“蓝忘机……!”


“忘机是我弟弟,你认识他?”


江澄嘴巴稍稍张大了些。


 


 


“……曦臣哥?”意料之外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江澄回头一看,魏无羡牵着蓝忘机的手出现在他面前,穿着凡人的衣服。


江澄和魏无羡都是一脸被雷劈过的表情。


“……魏无羡?!”


“江澄?!你怎么会在这里?”


 


 


 ===================tbc======================


 


 



评论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