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不达意

我最亲爱的(曦澄 现代AU)

MIKO:

1.


【我在情感上的愚钝就像是门窗紧闭的屋子】


 


江澄在自己的日记本扉页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实际上他并不十分了解这句话出自哪里,由谁说出,但是偶尔听到,突然的,就有一种共鸣的感觉。不自觉地就在扉页上写了这句话,说到底他还不太清楚有没有错字漏字,大约就是记得这句话是这个意思罢了——后来蓝曦臣看到的时候,还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那种生理性的喷笑,“噗嗤——”的一下,根本忍不住。


“喂,真的有那么好笑吗?”他皱起眉头,用脚尖拱了一下沙发那头的男人。


“也不是……就是没想到晚吟心思也挺细腻嘛。”蓝涣把江澄的双脚抱在怀里,像是抱着什么宝物一样,手指时不时擦过脚心,让江澄痒得一抖。


“偶然间听到的,觉得挺适合就记了下来,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蓝涣笑着摇头,“不过的确很适合呢。”


 


我在情感上的愚钝就像是门窗紧闭的屋子。


 


蓝涣咀嚼着这句话,无端地想起他们初遇的那个下午,一个天气不怎么好的——甚至算得上是糟糕的下午。他坐在喷泉边的长椅上弹吉他,风把谱子吹跑了,打着卷儿不知道飞到哪里去,所以蓝涣只能随性的乱弹。雨点稀稀疏疏的落下来,乌云暗沉沉地盖着,把下午最好的阳光全部隔绝在灰败的颜色外面了。蓝涣一边摩挲着琴弦,一边回忆自己背过的那些谱子,雨水打湿了他的白衬衫,晕开一片,然后湿哒哒地黏在皮肤上。


要下不下的雨,最是烦人。


蓝涣的心情随着天气也变得有点糟糕了,他随意地拨弄了几下琴弦——低下头时,却发现一叠有些皱了的纸被递到了面前。乐谱的页序早已乱七八糟,捡回来的那人却细心地把折了的边角抹平了。蓝涣连忙道了一声谢,方才那风的大小,这乐谱怕是都吹到校园那头去了吧,捡回来也是用了一番心思。他抬起头正想看看那人长什么样子——却被结结实实的惊艳了一下,对方还穿着实验用的白大褂,想必是刚结束工作出来的。鼻梁上架了幅黑框眼镜,眼睛是杏眼,有一对漂亮的卧蚕,眉峰高且眉细,居高临下俯视蓝涣的时候,不自觉地就流露出一股倨傲的气息,却也不掩其华。


“音乐学院的?”那人问。


“啊?”蓝涣愣了一下,“哦,不、不是,我是生物工程的。”


“那刚好,我隔壁的。”那人用大拇指指了一下身后的医学院,然后把黑框眼镜摘下来放进白大褂里,径直走到长椅的另一头坐下。“生物工程的在这里淋着雨弹吉他?你想追我们医学院的谁啊?”


没有料到会被这样问的蓝涣一下子竟回答不上来——毕竟他还真没有一个跑到隔壁的地盘去弹琴的正当理由——当然也不是为了追求某一个女孩。但是当他真正侧头想去回答的时候,却见那人亦微微偏过头来,唇角只是懒懒地勾起一边,同时眉尾一挑,眼里的神采是十分的张扬明艳,比在镜片后看到的更为漂亮。他突然间就改变了涌到嘴边的话,下意识的,无意识的。


“还不能告诉你。”他说,“总有一天你会知道。”


“好啊。”那人笑了出来,“我叫江澄。”


“蓝涣。”


 


然而却有一柄打开门锁的钥匙。


2.


如果要说的话,江澄,他应该是个意外的很矛盾的人。


 


临近毕业那一两年,江澄和蓝曦臣总是吵架——说是吵架也不太恰当,他们中间总有一个人是很难吵起来的,往往都是江澄用一种近乎撕裂的低吼在发泄,而蓝涣静静地听着。有时候他会选择夺门而出,但是往往不会摔门,江澄对家具的爱护程度近乎偏执,蓝涣无比坚定的相信,若是他气到摔门而出,那下一秒江澄可能会拿着高脚凳从房间里奔出来,径直追他三条街。


蓝曦臣很理解江澄的疲惫,甚至是感同身受的,他手下还带着几个学弟妹,连天的没日没夜的实验把人逼得发狂。心里紧紧地绷着一根弦,同时他们新生而脆弱的同性恋情则是压在这根弦上的一把刀,每一次的争吵都是来回锯磨的过程,总有一天弦会断掉,那是蓝涣所不希望的。于是他只能被动地随着那把来回锯磨的钢刀移动,即使疲惫不堪。


诚如张爱玲所说的,“炸死了你,我的故事就该完了;炸死了我,你的故事还长着呢!”


蓝涣想,在他们两个人里面,更难放下的一定是他。


 


这种浓稠到近乎窒息的感觉包裹了他一夜,放下手中试管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粘腻又沉闷的乌色被搅混了倾倒在天空上,似乎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拍醒在一旁打盹的助手,蓝涣再一次检查实验器具是否收拾妥当,他向来是个严谨的人——即使平日里的休闲常常让后辈误会。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胃里空空如也,一下一下的抽搐疼痛,近些天来,蓝曦臣总是忙得吃不上饭。


“学长不回去吗?”助手收拾好自己的资料袋,起身问道。


“你先走吧,我再检查一下。”


“OK.”


门锁开合的声音在静谧夜空里被放大了好几倍,蓝涣偏头看了看漆成白色的门,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晚吟结束了吗?”他摸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一看时间,凌晨一点半了。


那边很快就回复了。


“嗯。”很简单的一个字。


“吃饭了吗?”


“吃了。”


“好,我现在回去,你先睡吧。”


至少那家伙没有忘记吃饭,这大概是一天里蓝涣觉得最安慰的一件事情。他脱下身上的白大褂,然后拎起放在一边的书包和伞走出了实验室。楼道里的感应灯一盏盏亮起,无端地像是给这个深夜未归的疲惫的男人铺开一条路——那种细小的声音一下下的传到走廊那头,意外的有些惊悚。蓝涣从电梯下去,这么深的夜里,整栋楼除了他没有其他人了,每一步落下的声音都那么清晰,回荡在整栋楼里,空空的,悠远又宁静。


他走出实验楼。


 


对于校园,毕业后的蓝涣记得最清楚的应该不是食堂或者是宿舍生活——恰恰相反,他记忆最深刻的是实验楼门前那条石子路。夹道种了木棉树,树间的路灯总是不大听使唤,光线是昏黄的,常常连路都照不清。


可那天蓝曦臣走出实验楼,不远处静静立在路灯下的那个人影,他每一秒都记得,每一帧都记得,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呼吸,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刻骨铭心


“凌晨一点四十八分的蓝曦臣你好。”江澄把伞往上移了一点,“你的家属江澄现在正在召唤你回家吃饭。”


这个人啊。


蓝涣突然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是要先打伞还是先问好——他现在只想冲过去,抱着那个男人,好好地吻他,吻得他说不出话来。


“晚吟……”


“我知道你很感动,但是你能不能先把伞撑起来?我没手替你打伞了。”江澄扬了扬自己另一只手上的牛皮纸袋,他也是刚结束一天的忙碌,匆匆赶到,不知道等了多久。


“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呢?”


“我做实验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电话给我了。”他说,“反正等一等没啥事儿,我都坐一天了。”


昏黄的灯光把江澄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今天穿了件很简单的蓝色T恤,隔着这么远,蓝涣也能闻到风从那边卷来的海盐气息。在细细密密的雨幕里,朦胧地看见江澄似乎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向他这边走来。黑伞抖落雨珠,夏日的夜晚炎热又浓稠,流动间被一滴滴的雨化成清淡的鼠尾草气息。


 


【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要去接你。】


 


诚如蓝曦臣所想,江澄是个矛盾又坚定的人,当他走出了第一步,后面的九十九步便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完——同样的,他是个很难自主走出第一步的人。当江澄选择主动,那便是深爱。


 


3.


那天天气正好,你穿了一件我最爱的白衬衫。


 


江澄有空的时候,亦会去逛一些心情网站,恶意地选读些肉麻的句子给蓝曦臣听。爱好读书的蓝涣意外的难以抵挡这些粘腻又甜蜜的句子——于是江澄便愈演愈烈,因为仅在那短暂的几秒时间里,蓝涣才少见地表现出一点难得的害羞。虽然很早便坦白过双方都是彼此的初恋,但在恋情发展上面,蓝涣占主动位和年长位的机会比江澄多得多,他总是一个包容又温和的角色——说到犬系男友,大概不外乎如此吧。


正是这样,江澄格外珍惜每一个蓝涣破功的瞬间。


“晚吟真是很喜欢恶作剧呐。”蓝曦臣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烫的耳尖。


“不啊,我是真心的觉得这些句子写的很不错。”


“是吗?难怪你读着脸都红了。”


哦凑。江澄揉了把脸,蓝涣低沉的笑声通过胸膛的振动传到他心里,仿佛心脏也被连带着挤压了一下,溢出粘稠的感情。男人用双臂环着他,广藿的气味萦绕在鼻尖,清淡得像是这个人一般。


“很热欸,放开一点。”


“不是已经开了空调了吗?”


“根本不关事啦,是你太热了。”


江澄捡起脚边的空调遥控调低了几度,这种完全缩在蓝涣怀里的姿势让他有种被一块发热的毯子包裹的感觉,前胸贴后背,亲密得令人面红耳赤。


“嘛,说不定是刚刚那些奇奇怪怪的话的错呢。”


“你自己顶不住就不要怪人家。”他翻了个白眼,然后按亮手里的ipad。“还要继续听吗?”


“快够了,结束吧。”


“唔……”江澄歪过头想了想,“那我今晚要吃冰淇淋。”


“好好。”


“要双球,榛果和牛奶。”


“没问题。”


“还要喝啤酒。”


“嗯好。”


“还要吃炸鱿鱼。”


“快够了吧!”蓝涣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颊,“不要得寸进尺啊。”


“那好吧,看在冰淇淋球的份上。”江澄支起身子,“我现在先去吃一个,没有异议全票通过!”


前田径队扛把子跑进厨房的速度大概能打破他有史以来的最好记录,蓝曦臣复杂地想到,如果他能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移动速度,现在估计就不用搞科研了,可以去搞体育。厨房的磨砂玻璃后面隐约透出一个猫着腰挖冰淇淋球的身影,还有叮叮当当的勺子碰撞声传来,蓝涣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拿起刚刚被江澄搁置在一边的ipad。


 


【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是你,胜过一切。胜过我所见过的一切。胜过我所读过的一切。胜过我所有的一切。胜过一切。】


【蓝涣,我爱你。】


 


穿着家居服的男人蹲在他面前,略长的鬓发被抿到耳后,下午三点的阳光里,他年轻得像是那个天气不太好的午后,穿着白大褂的他,和穿着白衬衫的他,第一次遇见。


他把小勺里面最后的,洒满了果仁的,最后一口冰淇淋喂到恋人嘴里。


他说:


“蓝涣,我爱你。”


胜过一切。


胜过一切。




END




我在情感上的愚钝就像是门窗紧闭的屋子。——余华《第七天》




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要去接你。——梁实秋《送行》


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是你,胜过一切。胜过我所见过的一切。胜过我所读过的一切。胜过我所有的一切。胜过一切。——杜拉斯《萨瓦纳湾》


炸死了你,我的故事就该完了;炸死了我,你的故事还长着呢!——张爱玲《倾城之恋》





评论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