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不达意

[曦澄]玫瑰

空绝鸟:

.现pa
.bgm:玫瑰-贰佰
.终于写到忘羡出柜了……
.下一章大概就可以告白了









11.

那一瞬间巨大荧幕上的光影像是消失了一般,声音被挣扎着淹没进黑暗,江澄只能感觉到手背上传来的,干燥的热度。那热度像是阳光落在了手背上,妥帖又舒适。

蓝曦臣愣了几秒钟,而后迅速地收回手,低声地说着抱歉。

江澄匆匆回了句没事,捡起地上的金属方块递给蓝曦臣。蓝曦臣原本还在摸索,看着那个边缘闪烁着冷光的手机,轻轻地接过来后对江澄说谢谢。

蓝曦臣接过电话后看了一眼来电,脸上表情没变,落在江澄眼里,却莫名觉得他冷了些。没由来的,让江澄感觉面前这个人的距离远了些,一而再再而三的远了些。

“电影快结束了。”就在江澄还在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蓝曦臣突然轻声说,“要去吃个饭吗?”

“嗯?”江澄偏头看了一眼蓝曦臣,却没答是或否,一直等到电影结束,密密麻麻的白色字母滚动在黑底的荧幕上,灯光一一亮起,江澄才一边收拾手边的纸团,点了点头,“行,我知道附近有家……”

“我知道附近有家店,”蓝曦臣话说到一半,看见江澄一副被抢了话头的意外表情,一面做了抱歉的口型,一面接着说道,“一家家庭餐厅,你今天请我看了电影,我请你吃饭吧。”

其实电影是魏无羡请的,江澄嘴张了张,把话咽了下去。

他好像并不想告诉蓝曦臣一切,就像是月亮总有一部分隐没在黑暗里面,清清冷冷的意味飘散了整个胸腔。蓝曦臣先一步站起来,整个人挺拔又颀长,江澄坐在位子上有些磨蹭,他抬头,被头顶的灯光晃得眼睛有点花,蓝曦臣回过头看他的脸有些炫目,像是梦境里面常有的,模糊的人像。

“走吧。”蓝曦臣拿着没有喝完的饮料,看着江澄慢吞吞地站起来,蓝曦臣弯着眉眼看着他,目光柔和得像是渡了水柔过光,是一种柔软的感觉。

蓝曦臣一直走在江澄稍微前面一点的地方,说话的时候时不时回过头来看一眼江澄,嘴角一直带着微微的笑。江澄对蓝曦臣的印象一直都留存着他的笑,或许是因为蓝曦臣本来就生得好看,再一笑,似乎是在景上添花。

蓝曦臣带着江澄到了一家装潢温馨的家庭餐厅,江澄坐下来后仔细打量了下周围,蓝曦臣在他对面替他点了菜,然后对他一笑,轻声地说希望你喜欢。

那时候渐渐转盛的阳光一点一点攀上实木的椅背,流连在桌上的玻璃花瓶上,光芒落下来,砸在水面上,发出别人听不见的一声响。

蓝曦臣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他是辣口,给江澄点了不少红油辣子浮在面上一看就很够劲的菜。江澄挑了一筷子,忍不住笑起来,搁了筷子说你吃得下吗。

“吃得下。”蓝曦臣吃了口辣茄子,面不改色。

江澄又夹了一筷子鱼:“真厉害。”

蓝曦臣抬起头对他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安安静静的。餐厅里客人多起来,私语声逐渐四起,江澄和蓝曦臣吃完饭后聊了一会,避开公司也避开那份尴尬的计划书,聊了蓝忘机也聊了魏无羡,江澄勾着一边嘴角,表情像是炫耀也像是嫌弃,蓝曦臣看了一眼那个笑容,自己嘴角的弧度也更深了些。

那时候的时光似乎是悄悄地停住了,光是最灿烂的光,是一天中最温暖迷人的时候,蓝曦臣的对面坐着一个笑着的人,眉眼锋利眼中光彩动人,像是一张光影分割明确的照片,在空气中发散着陈旧迷人的味道,蓝曦臣很轻地,像是怕吹散了空气中向往的气味分子。

这时候他的手机却很急促地响起来,像是无声的惊雷炸在脑海。蓝曦臣拿起手机,另一只手不着痕迹地揉着太阳穴,他悄悄抬着眼,却看对面的人,看见江澄有些故意地不去看他,把脸偏向窗外的侧颜。

光给他勾上了夺目的边,蓝曦臣有些愣,被手机里低沉的男音拉回注意力,回了个歉意十足的抱歉。

但是那个电话并没有讲些什么太好的东西,蓝曦臣听得有些愣,过了会他挂了电话,抬头去看江澄。江澄正端着白瓷的咖啡杯,一只手捏着拳放在桌上,在感觉到蓝曦臣的目光后抬眼去看蓝曦臣,却没放下手里的杯子。

“咳,我送你回去吧。”蓝曦臣清了清嗓子,说道。

“嗯?”江澄放下杯子,下意识舔了下上唇的泡沫,“不用了吧,我自己回去。”

蓝曦臣抿了抿嘴,轻微点了点头,说:“那好,我们一起出去吧。”

餐厅门口挂了一串手工的风铃,上面画着些丑丑的却又让人感觉很艺术的花纹,江澄出门的时候抬着头看了它们一眼,蓝曦臣却下意识抬头,看见了街对面的黑色轿车。

“江澄,我就不送你去车站了。”蓝曦臣突然抓住江澄的手臂,声音很轻,“你自己小心。”

“行。”江澄摆了摆手,挣了挣也没挣开,“那就再见吧。”

蓝曦臣松开江澄的手臂,很轻地说了声好。

江澄就这么走了。那是段下坡路,公交车底在坡下一段路,江澄走路的时候盯着灰黑色的地面,时不时能瞥见新画的油漆痕迹,他能感觉到身边汽车呼啸着奔驰而过带起的风,吹着他细碎的刘海。

这时候他听见有人在他身后叫他的名字,他下意识回头,看见蓝曦臣站在刚才的位置,正看着他。

“走街道上,别走马路,不安全。”蓝曦臣说完之后见摆了摆手去了街对面,进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轿车上下来一个黑色西装的人,远远地看了一眼江澄一眼,然后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江澄看着车子发动,很慢很稳地起步,开出去后,才转过身,往车站的方向走。他几步踏上街道的小台阶上,他抬头,是一片行色匆匆的行人,回头,是愈渐升高的路面。

他不知道在回想什么,不知道是光还是影,是在回味无味的硝烟还是光影变幻的梦境,亦或是梦里面那个看不清面庞的人。

他不知道。

他在车站等车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是难得的慌乱。

“你怎么了?”江澄皱着眉头问道。

“蓝曦臣在不在你那儿?”对面的人问道,“他知不知道蓝忘机在哪?”

“魏无羡,你好好说话,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找不到他了,江澄,我……”

江澄像是预见什么捏紧了手机,听着发小有些莫名的语气,心里突然像是打翻了一坛苦水,漫上喉咙:“你慢点说,什么意思?”

“他说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魏无羡说,“他回去了,回家了,然后我……”

“等等,说什么?”江澄问。

“和我在一起的事情。”


江澄抿紧了嘴,没有说话,像是突然被心脏中间溢出的苦水淹没,耳边再无声响,世界一片寂静。

评论

热度(90)

  1. 词不达意空绝鸟 转载了此文字